我。变态。打钱。
 

【JAYROY】喜相逢

警示:1.不要问为什么是这个名字,逢年过节嘛,吃糖

          2.大概是JASON略带单箭头的双向喜欢(?

          3.画风城乡结合部的非主流小青年日常生活,言语粗俗



——————————————————————



正文





JASON回家看到一个蛋,白白润润,藏在沙发里。

 

“这是什么。他把夹克脱下来,叼着烟头打算去泡咖啡

 

  ROY蹲在地上叮叮当当,他扬起那颗扎着小辫蠢得无与伦比的脑袋高高兴兴的说:

 

  “什么什么?”

 

  “蛋。”

 

  “那是————啊呀我也忘啦!”

 

  JAON倒开水的手抖了一下。

 

 

  今天ROY特别高兴,特别特别高兴,虽然一开始他啥没说,但是一张脸春风十里眉梢带笑说话颠三倒四还不带喘气的。

 

  杰杰鸟杰杰鸟啊,他从房子的那一头窜到这一头,我们要不要来点夜宵?我想吃披萨披萨披萨——汽水要橙子味的洋葱圈要最大号的,幼儿园小朋友叽叽咕咕的,再来一桶爆米花看电影啊!

 

  “你快活个啥劲儿啊,”JASON守在漏斗边上等着拿一滴一滴的液体流完,滤纸一拿一扔,搅一颗方糖吹吹就悉悉索索喝起来:“我们这个月的房租还没交呢。”

 

  “不怕不怕!”ROY挺起胸膛,拍得啪啪响:“我交!我交!”

 

 

  JASON惊奇的瞅了他一眼:“口香糖给你打零花钱了?”

 

  红头发的脸当即就有些垮,你这什么话呢,他苦哈哈的蹲在椅子上说,扒拉着自己的红头发,我卖了卖了好多东西,有个金主把那些库存一扫而空了。

 

  我看看,JASON端着咖啡凑过去,你都卖了些什么鬼,他看到网页里金光灿灿名字叫魔王海格力权杖的东西已经被人用三万刀交易完毕便瞬间有些扶不起腰,啥玩意儿啊,他问,ROY瞬间就开心得疯疯癫癫的,给你看给你看,他窜到房间里拿来一个半人高的盒子,打开来就是一个光滑滑带花纹的杖子,前面粒子光束后面激光炮带钩爪可拆卸按最上面那个红点点还能发光,跟甘道夫的魔法小棒棒似的,红头发得意洋洋,两个月三万刀多值啊!

 

  JASON就很汗颜,你说你怎么就不自己用多赚点佣兵钱呢,他唉声叹气的小口小口嘬着咖啡,你知道有人花20万雇我们去开瓢的对吧。

 

 可是我不喜欢用仗啊,他挠头,我只制杖。

 

  JASON也没说啥,他继续看订单想知道是何方神圣就这么把一个看上去玩儿似的的东西给收了,结果那个买家名字大咧咧的一个“你的益达”让JASON忽的呛到磕磕碰碰,他一边咳嗽一边断断续续的想,还真是零花钱啊——ROY一边拍他背顺着气一边万分感慨,哎呀,这年头,品味这么好的买主不多见了,可以可以,又能多买一套拆焊台了,还能顺便给你的桶抛个光什么的,JASON就去扒拉扒拉ROY的脑袋,你真是个大傻逼,他说,记得给我上好点的漆。

 

  解决完一桩子事他们又来研究那个蛋。

 

  那颗东西倒是晶莹剔透珠圆玉润的,两个人凑过去一起盯着瞧就像看蚂蚁搬家的小鬼头,ROY说这东西肯定资质不凡,不然怎么会被资质不凡的他带回了家?瞧着光泽,这通透度,孵出来又是一只好禽兽。

 

  JASON开始抽烟,说要不我们把它下锅煮了当夜宵吧,ROY就惊声尖叫起来说杰杰鸟你真是冷酷残忍!做爸爸的怎么能这样?

 

  红头罩呵呵冷笑,说我是爹你还能当它娘?你怎么孵?用枕头垫着捂?我要是那只鸟,生了之后发现自己居然是被一个人类屁沟的温度滋养长大的,出来第一件事情就是自杀。

 

  ROY愣了半响居然没接得上话,JASON就摸摸他的头,听话,他说,上次你借我的两刀这次可以还了,资质不凡煮起来肯定也好吃。ROY一瘪嘴说红头罩你个猪头,JASON一没忍住就笑了,海蓝色的眼睛亮起来,看得ROY有点晃神,他凑上去蹦蹦跳跳的,你别吃这颗蛋,你吃我呗,JASON就一口咬到对方脖子上,ROY又叫得凄凄惨惨切切,哎呦喂你别真吃啊,疼疼疼疼疼——红头罩松了口呸的一声,你赶紧给我洗澡去,他的脸挤成一团,一股子机油味,真吃了,要闹肚子闹到死啊。

 

 

  结果ROY进去洗澡的时候JASON也摸摸索索的去了,红头发在里面上蹿下跳大惊小怪,耍流氓啊你,一边徒劳无功的试图遮掩自己的小丁丁,JASON一边摁着他的头要他消停一边脱衣服,温水淋在背脊上,有一点撩人的痒。

 

  你说你当年一个换衣服都要掩门的小男孩是怎么变成今天这般没羞没臊的,红头发围着个浴巾急急忙忙跑出来,头发上还带着没洗干净的泡沫,声泪俱下。

 

  跟你学的啊,JASON爽爽快快的搓着自己的脑袋。

 

 

  ROY这点着实是让人好笑得紧,常日里喜欢撩骚的那个人是他,老是没羞没臊讲些GAY JOKE的人也是他,结果JASON真一出手了,从头到尾都跟吓懵圈了的野生动物似的风中凌乱我我你你半天吐字不清的人还是他。

 

  你看,JASON出了浴室找到目光遮遮掩掩的ROY,试图摆事实讲道理,你跟星火搞过没有,ROY点点头,她看过你的裸体没有,ROY继续点头,那这不就行了,JASON一拍膀子,我也是被她看光过的人了,所以你我之间没有什么好遮掩的,害羞什么。

  ROY皱着眉头砸吧砸吧了嘴——有道理,嗯,但总觉得哪里不对,Jason就说你想那么多干什么,有那个时间不如好好思考怎么赚钱,快快去把头发洗完,洗发水沾久了要秃顶的,ROY一晃就啪嗒啪嗒奔着浴室去了,JASON满意的点点头,奔跑的家伙在浴巾底下摇摇晃晃的白大腿时不时的露出来一角,门关上的时候他就点了一根烟含上。

 

 

  真是愁啊真是愁,吃不到嘴。

 

 

  JASON呀,他也是一个曾经沉默寡言的小帅哥,自从和这个红脑袋白痴住在一起之后,钱也少了嘴也碎了,除了开瓢打架就是和室友一起窝着看电影吃垃圾食品,有了新仇旧怨就两个一起蹲阳台上抽烟吹风熬夜,憋屈了一整夜太阳出来的就往死里吼一声,一个的手搭在另一个肩膀上猛劲拍拍,什么爱恨别离啊,那都是早上带着垃圾味儿的屁,蹦一个吹吹就走了。

 

  ROY说他们两个就是两坨臭不隆冬的狗屎凑在一起试图负负得正,但是狗屎还是狗屎,只是谁也没资格嫌弃对方味道难闻。

 

  可JASON毕竟还是一个孤默寡言的小帅哥啊,刚刚成年蜂腰猿背,勾勾手指就有一大群姑娘贴上来尝烟味的那种。所以失恋了的ROY很嫉妒这一点,每每坐在酒吧里看见有漂亮姐姐请JASON喝酒就一脸别扭,端着柠檬水屁股着火似的扭来扭去,只想着也下吧台搂个妹妹,JASON说你想去就去,要喝就喝吧,ROY就安分了,不喝了不喝了,他摆摆手指头,用舌头扒拉着苏打里的薄荷片。

 

  你说要是烂醉如泥醒来之后有一个一语不发冷冷冰冰的人定定的站在旁边一天一句话不说那谁受得了啊,反正ROY是最怕这个,上刀山下火海,都不及一个眼神让人发慌。

 

 

  但是这个小帅哥长大了也未免有些少年JASON之烦恼的,就比如想揍揍不到的人,想吃吃不到的室友——想揍揍不到的人满大街走,室友目前可就这一个,低头不见抬头见,好得就差没穿一条裤子出门,不过JASON发现ROY虽然看上去一脸性向墙头草只怕你来掰的样子其实狡猾得紧,平日里亲亲抱抱没羞没臊,一口一个杰杰鸟,甜心宝贝,关键时刻脚底抹油,每次JASON一肚子直球无处可打,他就在电玩里死命揍ROY,揍得ROY无处可躲嗷嗷乱叫,杰杰鸟啊你怎么这样!他在沙发上翻来滚去歇斯底里,为什么一开局就怼我,我大门都没出呢,JASON就呵呵呵,他说你遇见了我正面刚就是啊,躲什么躲,躲了更好揍。

 

ROY不说话了。

 

  本来JASON也是无心一句,结果发现ROY真的就这么认怂了,年轻人没怎么见过这种含含糊糊的阵仗血气一上涌就十分心塞,扔下一句我累去睡觉,放了手柄就回房抽烟,剩下红头发一个扒拉着沙发老往房间里瞅。

 

  ROY能让JASON心塞的事情很多,但是什么乱花钱啦乱喝酒了那都是小事情,真正让他差点气得心肌梗塞话都说不出的坦白说了却是一些外人看起来很搞笑的东西,就比如每次 JASON一有难了ROY就死皮赖脸的抢着上去担着,不管是无名和刺客联盟那点破事还是小丑搞事出来的幺蛾子都跟着掺和了,哭过笑过搏命过,结果人家自己一团糟的时候红头发往往拍拍屁股就风风光光一人上阵了,JASON还得从别人那里听来——这不搞笑么,他们本该勾肩搭背狼狈为奸携手共造新哥谭,结果自己室友和大鳄鱼那点破事还是夜翼碎碎念的时候不小心说漏了嘴捅出来的。后来ROY都登堂入室和某不讨人喜欢的亲儿子打过架玩过球了,JASON却还是只能眼睁睁看着军火库心焦不已不愿多言的时候,依旧是一个笑嘻嘻的面皮挂着对他轻声细语,关上房门又是新一轮的折腾自己。

 

  ROY,ROY是真的很多事情烦人,他该左思右想的时候从来都没心没肺,该没心没肺的时候就惊人的柔肠百折,明明搞发明有如神助,一落难了红毛狐狸就跟大狗子似的,谁给点肉吃就哼哧哼哧跟谁走了,狡猾永远甩不到点子上,急得JASON心急火燎的,哀其不幸怒其不争。

 

  但是这不妨碍JASON想搞他,年轻人嘛,一旦有了念想就容易烈火燎原,春风吹又生,所以JASON虽然在心底对ROY有万般不耐,但心到底还是软的,要花钱买东西就花吧,要喝酒就喝吧,再怎么折腾也好过那一脸万念俱灰不笑不哭啊。

 

  ROY对JASON的那点小心思怀抱着一种好像知道一点但是装作不怎么清楚的样子,说起暧昧的话题都是打个太极滴溜溜嚷着要吃东西要看电影打游戏,逼急了是有点慌慌张张,但到底还是宠着爱着,零食永远留一半,冬天里冷了也不忌讳裹着毛毯依依偎偎靠在一起,虽然没怎么做好要贡献屁股的准备,但是贡献苦力脑力生命力,抛头颅洒热血那是分分钟的事,所以JASON一时间吃不到嘴也是原谅他的。然而很多时候,在喜欢他的JASON看来红头发有些举动纯粹就是撩骚,比如拿着新玩具洗澡的时候掀帘子——不过金风玉露一相逢,他俩即便既不是金风也不是玉露,是两坨乱七八糟的年轻狗屎,就好在一个愿打一个愿挨,这么长时间居然也凑凑活活的过下来了。

 

  JASON吸口烟,ROY穿着一条粉色大裤衩就从浴室里蹦跶出来了,水蜜桃味腻乎乎的向整个走廊蔓延,当初超市里ROY抱着两大罐打折的香波走不开,结果他们一起用完了橙子味的,JASON就自己买了块肥皂搓身子去了,留下ROY一个傻乎乎的问那个沐浴液怎么恁么多呢用得忒慢,JASON就笑笑说用的慢还不好么,多省钱啊—— 其实他不太喜欢这味道,但是ROY洗完澡和他一起看电影的时候裹在睡衣里,整个人都香香热热,烟都盖不住的甜味钻到鼻孔里,JASON的少男心就会小小的荡漾一下,虽然只是一小下,但是那可是一天下来难得粉色泡泡氤氲迷人的时刻,你的小伙子终于不是汗臭交加满脸油污的机修工了(ROY试图让JASON把这个词改成发明家)你也搞完了事情打完了架瘫在沙发上准备享受人生,于是两个男孩子东拉西扯左顾右盼,一个心怀不轨一个哭笑不得,一把爆米花塞进嘴里含含糊糊的吐槽个电影,咔哧咔哧几下电影就完了,拍拍屁股睡觉抱被子去。

 

多好,穷是穷了点,但是妙在简单又幸福。

 

  工作是稍微惨烈了些,时不时就断断腿啊折折手,但是年轻就是年轻,大不了坐在家里消停个十几二十天,插科打诨过去了又是一条好汉。况且ROY那种间歇性多动症似的性格,要是没有及时出去溜溜弯打打架,坐在家里还接到绿箭电话了就等于是雪上加霜的神经衰弱,一不留神就拉着一堆酒瓶子往死里喝了,JASON骂也骂不得,绷着脸把吐得脏兮兮的地拖干净,傻逼孩子被浑身洗利落了就用被子捆好,搂在沙发上睡觉。

  有时候ROY伤心了就流几滴泪哽咽两声,更多的时候他脑子一懵就直接躺了过去。

 

  但是这么久下来JASON居然也被动的心甘情愿了,反正等他哪天脑子里绷的弦快断了还得靠ROY抱着哄着,死皮赖脸的说些好话,当年三个人红红火火的时候JASON话不多,星火也话也不多,结果等一出事了当和事佬的那个知心姐姐反倒是每周三悄悄溜出去看心理医生的人,没办法,人傻么,说的话也特别真诚,一颗心就敞在外面遮也不遮,JASON和星火看了别扭两下就用手捧着护起来,绿箭看不到了就拿把刀割开皮肉去看,ROY痛了也提着把刀要捅回去,可是他从来都不擅长用刀,败下阵来就咬紧牙关哀哀几声,揪着一颗流血的东西悉悉索索的锁了自己。

 

  JASON以为这样的生活至少会持续长一点的时间,至少现在他依旧这么认为,ROY看电影看得困了四仰八叉的倒在沙发上,小小的鼾声从喉咙里溜出来跟小猪仔似的,JASON看着看着就去捏人家鼻子,对方紧闭着眼睛从嘴里发出一点软糯的哼哼, 你看,他们多么年轻,JASON TODD 刚刚过了他的20岁生日,ROY送了一把老牛逼的改制枪给他,JASON一边说着休息的时候还想着工作不好不好,转眼就在卧室里啪啪啪的打碎了房东丑得惨绝人寰的花瓶,那周就连抱怨ROY在浴室里唱歌难听的音调都是清脆腻人的,他们一个拿着弓一个拿着枪在手机里面存了一打臭美极了的相片,JASON一副大爷我不跟你同流合污的样子,可是最后还是暗搓搓的把几张ROY照得好看的给留下来了,后来,后来JASON都不敢打开那个手机。

 

 

  曾经他想着,管他呢,ROY再怎么一塌糊涂自己再怎么顽固不化,只要两个人一起就是好的,后来他看见ROY喝醉了一副烂泥扶不上墙的样子就觉得不仅仅要在一起,还得把他照顾好了,养得快快活活白白胖胖了再不会买醉掉眼泪,时机成熟了就一口吃掉,滋阴补阳延年益寿。可是,可是到了最后,JASON见了ROY满脸的血眼睛肿得要爆开可还是执拗的挡在自己面前就不再念着想着了,他在贴着那个傻逼耳朵说话的时候心里嘀咕,他要走就走吧,恨就恨吧,就算是一脸万念俱灰不笑不哭,也好过人就那么死了没了,剩下一屋子的惆怅让他揣着,那还不如就这么分开,他JASON TODD 什么都不怕,就是怕了那点小小的在乎的人啊,突然有一天就陷没在哪个角落看不到了,他生多大气也没什么用,吼多大声也没个回音,拳头打在棉花上,不管多大的力气,对面永远都空空荡荡了无尘气,就像他妈,就像他生命里的许多人,他不想ROY这样,他不想。

 

 

 不过这个时候又能发生什么呢,一切只是他们相处的时光里几多平凡的一天,廉价出租房里他们排排坐在油腻腻的沙发上,JASON搂着ROY,ROY靠着JASON,茶几里放着没吃完开始变软的薯片,电影演到了最后就是一个中年男人一群人面前在激情澎湃的演讲,好多电影的最后都是一个男人激情澎湃的演讲,可是ROY不喜欢这个,JASON也不喜欢这个,所以他们一齐睡去,快熄灭的烟圈旋转上升,一个金发碧眼白白胖胖的小男孩在里面腾云驾雾,挥着翅膀洒下一地红红粉粉的花瓣,他射箭的技术不好,但是射中了人会很疼——离房子很远的地方有人悠悠的唱歌,我多希望那是永远啊,唱的人和着拍子在坑坑洼洼的石板路上转着腔,今天天气很好生意不错,虽然夜空一丝星月也没有,不过并不碍着他加快步伐小跑进拐角,闻着饭香开始期待明天的味道。人们打量着这一切,现在的世界是个臃臃肿肿的胖子费力蹬着车轮,没有谁真的会被命运碾死,怪可怜的,怪可爱的,只不过轮子转起来了,就到底回不去了。

 

  仅此而已,仅此而已。

 


评论(5)
热度(40)
© 神经头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