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变态。打钱。
 

星间飞行(PART.1)

画风神经病预警//小杰鸟是个刚刚单飞的走私贩//红双喜互不相认设定





嗒嗒嗒。




JASON TODD醒来的时候,身边躺着一个裸男。

 

他眨眨眼睛,被明晃晃的蓝光照得头疼,那些冷清清的粒子从破破烂烂的窗户上撒下来,映得身边男人的红发有些发紫——JASON想起身,刚撑着手就嗷一声坐在地上了,他低着头瞅瞅自己的肚子,被绷带捆得严严实实,一点点红色从边缘渗出来,冷光一照,跟中了剧毒似的。

 

那男的也还是没醒,抱着一大团脏兮兮的衣服睡得正香,JASON打量他,包括对方绿得有点浑浊的纹身和没被裤头包好半露着的白屁股,口水蹭在手臂上,流得没羞没臊,很是年轻。

 

他憋憋嘴,摸了摸衣袋,帮他的那个地球佬还算亲切,烟和打火机都好好在兜里,JASON叼了一根在嘴里,怕把条子引来没舍得抽,但是他都是一个这么忧郁的小伙子了,能嘬嘬烟草味也能让感觉不那么糟糕呀。

 

 

趴地上的小年轻看着是要醒了,他翻过来,眼皮颤动了两下,光裸的身子亮得刺眼,呜呜嗯嗯,他念叨着,把手放在脑袋上,周身飘来一缕缕腐烂的酒味——JASON看着他睁开眼睛,翠色的眼睛对上自己,就眯成一个傻乎乎的缝:

 

“哟,”他捂着脑门,嗓子有点哑,但那语气总归是轻薄里带点和善的,

 

“你可总算醒了。”

 

JASON听到母语就多多少少放了点心,他把那个湿哒哒的烟头甩在地上,挑挑眉毛算是打了招呼。

 

 

等那个红头发磨磨蹭蹭的穿上衣服洗了把脸,他被扶到一个显然没电了的控制桌板旁边,屁股下是开了线的旧沙发,那些本该雪白雪白的记忆材料被污垢染得黄黑,但总归有什么东西拖着他的腰了,他放任屁股沉溺在那堆绵绵的纤维里,手痒了又想拿根烟嘬着,红头发光着脚走过来,端给他一杯用量杯捧着,闻起来就像下水道烂泥的咖啡,看到JASON坐立不安的脸就笑着说这里被全息盖着呢,爱吸吸。JASON瞅了他一眼,捂着手点了火。

 

“你还长得蛮可爱的嘛。”那个红头发的看起来一点也不着急,他慢悠悠的翘着腿喝了一口蒸馏瓶里土色的东西,JASON不知道他是怎么面无表情的灌下这么滚烫的泥浆的,他低着脑袋慢慢吸着烟,对方看起来并不想一个穷凶极恶信口雌黄的强盗,但是他还是在心底盘算着要是自己被图谋不轨是应该先扭折手还是先绊断腿,那和善的刺客把枪打在肚子上,裂了重新缝缝就好,不碍着打架。

 

“居然可以在这种垃圾堆里看到地球人——我是说,我昨天拉你回来的时候可被吓坏了,你知道在暗处有一个那么红彤彤的大桶躺在地上多么诡异么,这是地球的新风潮?原谅我几年没回去过了——你想不想去找医生?我不怎么专业,但是对这片地方熟得很,有一个泰蓝人对这种伤特别在行,在医疗床上滚滚你就活蹦乱跳啦!”

 

“不。”JASON眨眨眼睛,想着这呆子话还挺多:“我不找不熟的医生。”

 

红发的愣了愣,低下头又喝了口咖啡,“随你便?”他扒拉着自己垂在肩上的发丝:

 

“那你现在打算怎么办?”

 

JASON觉得如果现在他把这个桌子掀翻再用枪托揍翻对方的下巴应该不是难事,他暗暗篡紧了自己的拳头,那红发看起来异常的没有戒心,喋喋不休,可是这个世界上总归还是需要一两个倒霉蛋,而因为一些显而易见的事实,JASON从不希望自己会是其中一员——这个想法可以归结为他不愿意再重蹈覆辙,他捏捏自己的大腿,枪托还在那里,透过束带传给他一丝暖意。

抱歉了,他暗暗的想着,时间紧迫。

 

“我能去厕所么。”他眨巴着眼睛,努力把语气说得清纯无辜,那光裸的脚跟离他那么近,足够在一瞬间的混乱被自己的军靴绊倒——保险已经去掉了,对方笑起来,绿色的眼睛弯弯的,半张脸藏在长发的阴影里勾出一点蓝线:

 

“当然可以,当然,我的男孩,”

 

他的嘴巴像把镰刀似的弯起来,JASON紧绷了身体,发现一些小小的,圆滚滚的机器人正在攀岩他的后背——

 

“不过我要是你,可不会在没找到厕所之前就对自己的恩人扣下扳机。”

 

 

 

 

JASON TODD带着沉重的心情接过了对方递来的一卷厕纸。

 

“这根本就不公平。”他艰难的把带着镣铐的手往自己的屁股上凑:“我要想杀你早下手了。”

 

带点笑意的声音从厕所门外断断续续的传来:

 

“所以我该为你留我一命而感谢你咯?”

 

至少不是像现在这样,把我铐起来,日夜都跟着些会放电的傻逼小飞球,连上厕所都扯着腰。JASON懒得说话,把手放进真空仓带了一手的消毒液从小隔间里出来,他的枪在那一场准备不充分的混乱后被没收了——“我觉得你养伤不是很需要这个“

 

红发的家伙摇头晃脑的把他放到了一个圆形机器人的凹槽里,那东西扑腾着敦敦的白色机翼飞走了,一边飞一边“WEEEE,WEEEEE”聒噪得恼人。

 

 

“听着。”他在红发小子的视线下重新坐到了控制桌板旁,“我不是有意要伤害你,但是你从路边救我,什么要求都没有提,而我刚刚被人捅了一刀,你得知道这很难不让人起疑,你知道我……我不是什么受警局欢迎的人物。”

 

“听起来真有道理。”他抱着双臂靠在桌子上“你确实是。那个嵌入式的自由护照根本就查不出什么来,而我想要进一步访问数据库的时候居然被告知你的资料受到高度保密——一个声称自己不受警察局欢迎的家伙居然受到警察局的资料保护?”

 

他细细的绿瞳仁眯起来:“你可真是扑朔迷离啊宝贝,我都开始期待会发生些什么了。”

 

事实上他也期待不了什么。JASON冷淡的想着,布鲁斯的势力有的时候反而会变成一种阻碍和昭示,他早就已经跟那些城市治安保护从业者协会没什么联系了,然而这种连案底都难以查到的不透明却像个老伤疤一样一直保留着,让他很难真正潜入到幽深的黑暗里去,还会在面对质疑的时候格外麻烦。

 

 

“你能期待的事实上只有一小笔钱。”或者被我挣脱出来揍一顿。他不耐烦的皱着眉头,话只说一半。每次一回想起那些乌七八糟的事情就会让JASON的心情变得格外烦躁

 

“你得知道,我刚刚单飞,从一个很不怎么样的上司手里。这些东西由他打点,我想他大概只是忘记更新数据库了吧。”

 

 

红头发意外的没有刁难他,他直直地盯着JASON的眼睛,仿佛在掂量对方的话里到底有没有真诚的部分,又或者,他只是单纯的在发呆而已,在他弯起的眼睛里有些晦涩不明的东西遮遮掩掩,即使他乍一看真的就只是那种会睡在大街上败絮其中的滑板男孩——但是在无足轻重的笑容下面JASON清醒的知道对方显然不是个面对威胁手足无措的毛头小子——相反,JASON很不愿意承认这一点,现在的境况来看他似乎才是受人摆布的那个。

 

 

“从地球到卡戒星际港需要一个有能力进行中距离跃迁,配置曲速引擎的飞船,”他反身坐在凳子上,手里揣着一根不知从哪变出来的箭头;“说实话,你的老板对你不错。红头罩。”

 

JASON回望过去,无声的用眼神警告着对方,但这只是让对面穿着老头衫的红发青年露出了一个了然的微笑。然而红头罩依旧没有开口说话,他知道在一场不公平的谈判里如果某一方做出了让步那么另一方只会得寸进尺要求更多,所以在短暂的瞪视过后,对面玩着箭头的男人缓缓站起来,闲庭信步的靠近他,依旧没有穿鞋,脏兮兮的脚趾上面是被洗得发白的牛仔裤:

 

“不过既然你已经处于一种可悲的失业状态了,我想这应该是件双赢的好事情。”

 

JASON很想说明一下单飞和失业有着本质上的不同;但是对方看上去不为所动,他弯下腰,用一种鲜少能从他脸上见到的,严肃而探究的眼神瞅着JASON,他几乎都能瞧见那张因为紧绷而显得有些阴森的脸上一点点淡褐色的雀斑:

 

“你在乎我没有提出筹码,那这就是我的筹码。你看上去身手不错,今天晚上打扮一下,我们得去办点事情。”

 

“或者说,”他停顿了一下,那种玩世不恭的神情又回到了绿色的瞳仁里:

 

“帮我踢爆一些蠢货的蛋。”

 

 

 

JASON本来还说很淡定的,他陷在那块脏兮兮的沙发垫里,抽着烟看着那些情趣小球在自己的头上绕来绕去,就像迪士尼公主头上飞舞着的小小鸟,盯久了还有一点可爱——直到红头发穿着皮卡皮卡闪着亮光的金色皮裤从卧室走出来,JASON一时间忘了弹烟灰,他看着对方腰上那个镶满了水钻的金属皮带松垮垮的系在上面,裤子半垮不垮,目瞪口呆。

 

“喏,”他抱着一条同样镶着亮片的裤子和毛茸茸的外套,以及几根狗链那么粗的挂牌,和亮闪闪的戒子混在一起,一股脑扔在JASON面前:“捡你喜欢的穿上,小心点用。”

 

“你要杀的人是个异装癖?”他拎起那条大毛外套看了又看,红头发身上的那点亮片随着他走动的弧度一甩一甩,晃眼得很。

 

“这你就不懂了,”他往自己的头发上喷了点晶莹的彩纸,“卡戒群星的老爷们可喜欢这么穿了,我们要去的地方不怎么干净,当然还是得打扮得地道点”

 

JASON用手摸着手边裤子上滑腻的纤维,一排闪烁的光点顺着他手上的温度明明灭灭,裤缝上还印了小星星,亮紫色,明晃晃的,JASON一边摸,一边觉得自己有点头晕。

 

 

红头发把一面墙的全息调成镜面,左摇右摆的开始打理起自己的造型来,一边顺着大毛领子一边往发辫上扎了乱七八糟一大把挂饰,JASON试着把那条裤子套进自己腿——他一穿上那些生物材料就争先恐后的紧紧贴合住了肌肉,绷成一个奇怪俱乐部玩具男孩似的穿着。

 

“这些外星佬,”他骂骂咧咧“就不能稍微简单点。”

 

“习惯习惯,”红头发扔给他一个单片镜连着音频接收器:“行动的时候我会把平面图传给你,你我的位置随时更新,介于你刚下地就被闷棍了,还是别弄丢比较好。”

 

JASON接住,攥在手里,他看着那个现在打扮得就像一个嬉皮似的同伴,搜罗着各个角落把奇奇怪怪的小物件通通往毛领子里藏,这感觉着实很诡异——两天前他还是个独行侠,现在已经沦落到被胁迫穿着丝毫没有品位的怪异服装和来路不明的家伙团队协作了。

 

“你至少应该给我一个武器,”他揪着自己大衣上垂挂的矿石“就算现在我出去了又能干嘛呢,用皮裤杀人么。”

 

“放心,你会有的。”红发的笑笑:“只是在我把控好局势之前可不能让你把我弃之不顾。”

 

JASON翻了个白眼。

 

 

对啦,对面那个人走过来,你还要你的头盔么?他眨巴眼睛,那东西被我改了一下,装了不少好东西呢。

“随你便,”他抱着双臂满不高兴的站着:“反正也不差那么几个能认出我的人。”

结果一个金灿灿的东西被拿到了他手里,比夏日里冰镇的西瓜皮更加光滑冰凉,华丽高贵,分量十足。

还镶钻。

“不谢,我觉得他和你的裤子蛮配的。”

 

哦。

JASON说。那头罩看着他,他也看着头罩。

 

对不起了老伙计,他用手轻轻拍着,心里想它被折腾成这个样子就是蝙蝠侠也不能在第一时间确定自己真的就是红.头罩,他想象自己帅气不羁的坐在机车上,挂着一把光华夺目的狗链,背后驮着一个外置音响嘿!嘿!哈!哈!路过的每个少女都春心荡漾芳心暗许,快看!她们说,一个脑袋镀金了的灵魂猎手吔!

 

“好啦大帅哥,”

 

一个亮闪闪的红毛顶散发着像是土豆泥一般的味道花枝招展的走过来:

 

“是时候了。”

 

“等等,”JASON叫住他:“我该怎么联系上你。”

 

“你就把头伸到头罩里面,”他站在角落,一边往自己的脑袋上狂喷混合着煎蛋和甘蓝味的香水,扫描仪拂过那颗绿色的瞳孔:

 

“大喊,我需要支援,军火库!”

 

然后红头发一扯自己的衣服,它们就像飞鼠一样鼓胀起来,红头罩眼睁睁看着对方往三层楼不到的地面一跳,然后悉悉索索浮空上升,在卡戒星际港夜晚的两个卫星照耀下化作了自由自在的小精灵。

 

哦。

JASON说。

 


评论(5)
热度(31)
© 神经头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