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变态。打钱。
 

relationship meme-JRJ

啊啊啊啊啊啊我在爆炸啊啊啊啊啊这对多可爱啊!!!!!啊啊啊啊啊啊😱😱😱😱😱😱😱😱

young cabbage:

/汤上的relationship meme,来耍一耍


/不成文蠢脑洞


/OOC~O~O~C~只是想要一个跟Roy一起时会很愉快的Jason


———————————————————————


桶箭组请回答!




Q:谁会最先起床?


一如既往,Jason从浴室里回来的时候躺在床上的Roy正闭着眼皱着眉,伸出一只手在旁边的床铺上到处摸索。


真是蠢哭了,于是Jason走过来,侧躺在Roy旁边,瞧着他,也不顾头发还没有全干。Roy摸到了他,赶快搂住,脸上露出了一个蠢笑,抚了抚他的背,依然没有睁眼,继续睡。这个时候Jason要是叫他,他也不答应。


为了能每次都看看Roy这副蠢样儿,Jason总是当早起的那个。




Q:谁早晨起来脾气最糟?


“事实是,一天中我们最不想发脾气的时候就是早晨了。”Roy说。


“你在一个清新的早晨发脾气,就像对着一个无辜的人儿使坏。”Jason说。




Q:谁来做早餐?


“我们经常在外面解决早餐,工作性质所致。”Roy说,“但是杰鸟做饭很好吃,为了吃一顿杰鸟做的早饭,我有时会拿两张‘Roy闭嘴五分钟券’来换。”




Q:谁会看书看到凌晨两点?


“杰鸟有次自学外星语就一直到两点,”Roy说,“我不清楚具体学的是哪门。不过杰鸟觉得他不能接受敌人听不懂他的脏话。”


Jason点点头。


“尤其是口语,我们杰鸟能说得非常地道。至少我听着很好。他很有语言天赋。”Roy说,“对,基本就是如此。


Jason咳了一声。


“噢对还有,”Roy说,“我们上次的战利品里有台外星榨汁机,杰鸟把整本说明书都翻译下来了。”


Jason谦虚地揉了揉鼻子。




Q:谁会提议翘班宅在家?


“一般都是杰鸟。”Roy指指Jason。


Jason摊开手,“固定休息日。”


“我们会打一天游戏,大吃垃圾食品。谁要是这个时候打电话找我们,杰鸟就尖酸刻薄地斥责他。”




Q:谁会趴在另一个人身上入睡?


Roy举了举手。


“不过杰鸟也有过一次。” Roy补充, “我有一天半夜被杰鸟惊醒, 他正划动着四肢,还发出咕噜咕噜的声音。”


Jason露出别提这件事不成吗的表情。


“他先仰面划,然后翻过来划,然后猛地弹起来,整个人砸到我身上。我的骨头都咯咯作响。”


Jason扶着额头。


“然后杰鸟大口大口地喘气——接着忽然非常清醒地说了句我听不懂的什么语。”


“而这个大傻冒儿回答说,‘我也爱你’。”Jason冷漠地说。


“于是这只鸟儿咕哝了几句,趴在我身上睡着了。”




Q:谁必须总是要跟对方有肢体接触?


“日常生活中适当的肢体接触有益身心,我其实一直都向杰鸟建议借由一些相互间的简单触碰迈出打开心扉的第一步。”Roy说。


“一点儿不假。”Jason把缠挂在自己身上的Roy扯了下来。




Q:谁会在另一方睡着时亲他?


“首先我不会。”Jason说,“Roy睡着时那个蠢样子,谁见了都没有亲他的欲望。”


“我会。”Roy快活地说,“不过杰鸟就跟有的恐怖电影里一样,亲一亲就猛地睁开眼瞪着你。”




Q:谁是最有保护欲的那个?


“杰鸟。杰鸟甚至有一些标签,上面印着‘JASON ONLY’,用来贴在冰箱里的一些东西上。”Roy说。


“因为不管是什么你都经常把我那份也给吃了。”Jason戳戳Roy的肩。


“后来有一次我们正在家里吃披萨,吃了一半的时候有人找上门跟我们打起来,打得非常凶,我记得都是一些刺客。”


“专业的。”Jason压低声音。


“都是来找杰鸟的。才刚开始有一个就迎面给了我一脚, 很专业的一脚——哗啦!我的鼻血就出来了,流得超凶。”Roy做出后仰的动作,“咚!我立马就躺到了地上。”


“就像一瓶被揍翻在地的番茄酱。”Jason比划着。


“然后,杰鸟一下子就跳了起来,跳得超高! 好像都要碰到天花板了。 我都没反应过来。”


“唔,我当时也许有那么一点儿着急。”


“如同火山喷发,我听见杰鸟朝挂我彩的那个小可怜咆哮道:‘你已经死了!’ ”


Jason耸耸肩。


“接着杰鸟把他给揍得哭了出来。不开玩笑,我们在场的人都说之前从没见过哭得那么伤心的人。”




Q:谁是会过分在意对方的那个?


Roy。”Jason说,“千万留神别被这家伙爱上。要是你不幸中彩,哇,那你就等着吧。”




Q:谁是最争强好胜的那个?


“还是大傻冒儿Roy。”Jason说,“当我告诉他他已经不排在‘我最想突突的人’清单上的第一位了时,他大呼小叫,全副武装地披挂起来,说要去‘赌上名誉捍卫自己的名誉’。”




Q:谁在洗澡时唱歌?


“有时,水温调的特别合宜的时候我可能会。”Jason说。


“杰鸟没有很高的音乐热情。我总是会高歌几曲,《Ocean Man》是我的拿手浴室曲目。”Roy说。


“Roy洗澡时好几次我都以为我们的浴室里进了不止三个人。”


“这是我引以为豪的演唱技巧。”Roy露出大白牙。




Q:谁更会不合时宜地干些淘气的事?


“这事儿我们后来经常拿出来说,”Roy笑嘻嘻,“有次蝙蝠侠托我们帮他搞个情报,我们搞到了,然后找他汇报。”


“兹兹——我们连上了线,屏幕上出现了老家伙的脸。”Jason耷拉着嘴角模仿蝙蝠侠的神态。


“威严可敬。”Roy说,“我差不多都有点儿紧张,这么大一张脸,这么直勾勾地要看穿你。我一下子都没想出来合适的打招呼的话——”


Jason低头试图忍住笑。


“差不多过了好几秒以后,杰鸟说——”Roy也试图忍着笑,看向Jason。


“ ‘Yo,Bats——’ ”


“然后杰鸟开始用说唱的方式给蝙蝠侠汇报我们的情报。而我,我是杰鸟的搭档, 记得吗, 他总是可以信任我——我马上就在旁边beatbox伴奏。”


“完全是灵机一动。但是老家伙的表情真是无价。”Jason怀念地说。


“蝙蝠侠感谢了我们极具价值而又详尽的情报。我们都要笑疯了。”


“虽然之后他就向绿箭侠含沙射影地表示Roy可能对我造成了一些‘奇怪的影响’。”Jason按摩着鼻梁,憋不住笑。


“而Ollie反唇相讥说他还没说跟一只蝙蝠崽混在一块儿让我变得‘蛮横无礼’了呢。”


“不过显然也确实有你的影响,你得承认。”Jason看向Roy。


“顶多就一半儿。我特别确信你小时候比这个要命的多。”Roy笑嘻嘻。




·给这一对打分,满分10


“我们要10分。”Roy说,“我们会表演个附加节目。”


“模仿秀。”Jason点头。


“我来模仿‘正在跟蝙蝠侠打电话的Jason’。”


“而我模仿‘照镜子的Roy’。”


“请欣赏。”Roy清清嗓子,握住虚拟的听筒,调整神情。


“你认真的,老头子?”Roy开始表演,夸张地模仿Jason的声音,握紧听筒,弓着腰,“你抱怨我打电话回来只跟阿尔弗雷德说话而忘了叫你接听?”


Roy直起腰,举起一只手,“老家伙,你有什么问题吗?你知道我每次打电话的时候你有几次是在家的吗?”


Roy又继续表演了一会儿一边听着电话一边低声咕咕哝哝、时不时挠挠眉毛的Jason。


“一点儿也不像。”Jason评论,“靠边儿,看我。”


于是Jason清清嗓子,凝神看着一面虚拟的镜子。


停顿了一会儿后,Jason伸出一只手,把额前的头发拢到后头去,然后对着镜子夸张地露出白牙,“嗨,我是大傻冒儿Roy——”


“喂,你也不像!”Roy叫起来。


“因为我这个难度大得多,”Jason说,“我模仿的是傻冒。”


“太不公平了,你都不愿意好好模仿我!”Roy抗议,“我们之前不是这样说的!”


Jason推开扑上来的Roy,“总之给我们10分。多谢了。傻冒Roy特别在意分数问题。”




(当然是10分)





评论
热度(248)
© 神经头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