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变态。打钱。
 

周一晚上及其他-[JRJ]

啊啊啊啊啊都是糖啊啊啊好甜!!!!

young cabbage:


  • 给机油灌完安利后的跟进服务~


  • 一些胡扯的微小脑洞,愚蠢预警


  • #标题废大赛优秀选手#


  • ooc!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别人的婚礼


他们开着一卡车的脆皮糖豆去参加别人的婚礼。






周一晚上的Roy


这是辛苦工作刚刚结束的周一的晚上。Roy抱住Jason“哟嚯——”一声仰面倒到沙发上。


“咔克,咔克,咔——”Roy模仿着上锁的声音,两只手牢牢地在Jason的背后箍好。


“啊——”Roy长长地呼了口气,闭上眼,“明早才能给你自由了,Mister杰鸟。”说着用下巴蹭了一会趴在自己胸口的Jason的头发。


他们这样地躺了一会儿。


Jason抬起头来,挣了一下,挣不开Roy。


“Roy,”Jason说,“喂,Roy?我们就这样什么都不做吗?”


Roy正轻轻地打着呼噜。






Roy如何看Jason


“他用棉球把我的脸和手擦得干干净净,”Roy说,“用创可贴修补我的衬衣破口,和我的心。修补得像模像样。”


“而我趁机溜进他戒备森严的心里,藏了起来,”Roy说,“还一点没让他察觉到。”






Jason如何看Roy


“想要跟他比比谁的脑袋更聪明?”Jason说,“你很难赢。”


“可是想要跟他比比谁更蠢?” Jason说,“你也赢不了。”


“Roy Harper,”Jason说,“天赋异禀。”






邻居们如何看Jason与Roy


两个可能经营着一家五金店、总是开着一辆失修的旧皮卡、早出晚归、看上去穷愁潦倒的年轻人。


礼拜六,他们载了一只浴缸回来,在下午柚子汁般闪闪发亮的阳光里,一起卖力地、兴高采烈地把它卸下来,扛进屋里去。


屋子里很快传来一阵乒乓乒乓、喀拉喀拉声,两个人的咒骂声,互相提醒注意脚下的吆喝声。






为何Jason大笑


Jason查看Roy发来的第一条消息,Roy搞笑到让人尿裤子的自拍。






为何Jason停止了笑


Jason查看Roy的第二条消息。一张他自己趴在后视镜前,舌头抵在嘴角,整理刘海的抓拍。






蝙蝠侠


有时候,Jason会像个再称职不过的儿子一样,抽出时间坐在桌边跟他的老蝙蝠侠视频闲聊。


“我们最近?”Jason回答他,“吃了好几天的奶汁烤菜。昨天Roy陪我去看了趟牙医……不,没什么大事,谢谢。”


Jason起身去了趟卫生间。Roy吃着一块菠萝派从那台笔记本电脑前晃荡着路过——


“嗨。”屏幕里的蝙蝠侠对他打了个招呼。


Roy迅速地退了几步回来。


“噢,嗨——”他说,“先生,嗨!”






客人


又是一个要去蝙蝠侠那儿蹭饭的日子,而且这一次,被招待的客人只有他俩。Jason把车开得很快,与副驾上的Roy一起兴致高昂、一首接一首地合唱歌曲。






抛锚的那次


在无限冰冷的星群之下,他们的车子抛了锚的那次。公路上无人经过。Roy从车底钻了出来,爬上车顶,挨着Jason坐了下来,“没辙啦,Jay。”说着把沾满油污的手在Jason衣服上擦了擦。






请听题:写段yourOTP,百字以内,并充满爱与刀


……而Jason多半会对他们说,劳驾,你们得往我嘴里多放一个硬币。这样当冥河上划船的那个家伙过来收费的时候,他就能一如既往地把那个从来都不能兜里剩着钱去地狱的Roy的账也给付了。






只有梗概的故事


骑士(Roy)醒来,发现所佩之剑已断为两截,仅能回忆起自己刚从一场战争中幸存。牵着受伤的马,骑士跋涉过平原。路遇者无一同意他索口水喝的请求。人们不肯同他讲一句话,共同秘密地将他引到一所一多半已是废墟的修道院前。


在那半边废墟里骑士发现了灰烬,在另半边空无一人的建筑间骑士漫无目的地寻觅,直到察觉到在阴影中将他窥视的修士(Jason)。


冷漠的修士并不告诉骑士他与他的马实际都已死去。也不告诉骑士他并非初次来到这里——骑士将永远不会回忆起那场战争的真实情形,将因无从得知自己的死因而永远头脑空白地在时间中徘徊。并且还将永远无法再走出这座修道院,走出一言不发的修士的视线——因为骑士已再一次回到了自己命运的开端:在无穷美妙的讶异中,被修士所吸引。











评论
热度(139)
© 神经头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