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变态。打钱。
 

玫瑰人生(霸天虎AU,TCB

“你杀人了。”

 

“嗯。”

 

“你之前还说过你连战场都不敢上的。”

 

“......是啊,我做到了。”

 

大黄蜂举起了手上那管细小的镭射枪。上面的能量液让SEEKER的眉头紧紧簇在了一起。

 

 

“还有。我要纠正一点,惊天雷。”

 

“并非是我不敢上,而是有人认为我会死。”

 

“他们的担心不是毫无道理。不是所有的轮子都会看你弱小就放过你的。”

 

 

“现在我活下来了。我和以前不一样了。”

 

“不。你很弱。依旧很弱。你这个现在小身板能干些什么呢?”

 

 

“我杀掉他了!正中火种!”

 

 

“但是你还是没有自保能力!”

 

 

“我有!”

 

 

“不。你没有。”

 

 

 

“.......你就那么不高兴我变强了么?”

 

 

 

惊天雷站起身来,他沉默而有力的拉起侦察兵伤痕累累的手。

 

 

“闹翻天。”

 

 

大黄蜂撇过了头。

 

 

“之前是闪电,再之前是硫酸雨。”

  

 

 

他怎么会不知道。每一天夜晚,每一次厮杀,战士们归来狂欢,这个瘦弱的小个子,带着劣质高纯的香味,拖着被捏坏的大腿,或者错位的手臂,一语不发的来到这个角落,紧紧攥着螺丝和扳手当着众人的面,修他裂开的接口。

 

他没有上过战场却浑身都是油腥的味道。

 

  这些阵痛会一直伴随到有空闲的医生回来.......然而霸天虎是那么不崇尚医生,他们要么本身就是一等一的战士,要么就死在战场无人问津,那些活下来的,不是被杀掉了,就是逃之夭夭,唯一的留下那几个,会让这个小个子在接受手术之前先舔他们的输出管做为报酬。

 

 

“你能活到现在已经不容易了。大黄蜂。我们掠夺弱者,从没有怜悯,从没有同情。我们只不过想争取到到我们应得的一份子。威震天会让我们走向更好的世界,他保证过的。”

 

 

“而我........只是希望你平安无事。”

 

 

大黄蜂沉默了,他攥着枪的手松懈下来,光学镜直直看着远方的样子让这个情报官显得非常呆滞。

 

 

“为了更好的赛博坦.....”他喃喃道:

 

 

 

“总有一天......每个人都会平等相待......”

 

 



“我杀了人。”

 

“那个人的机型看上去非常老了,应该只是一个建筑工人。”

 

“绿色的拖斗上有万魔谭的标志。”

 

“身上还有几小管高纯——我知道那家酒吧,在战前它臭名昭著。”

 

“他扑过来想抓住我,我就开了枪。”

 

 

 

 

 

 

“我做了正确的事对不对?”

 

他抓住惊天雷的手。仰起头来直直的望着他。

 

“我们要自己争取到所有的一切.....”

 

“包括自由和生命。”

 

“他保证过了的。是么?”

 

 

 

 

蓝色的飞行者讷讷不知如何回答。

 

 

是的。当然是。威震天是那么正确——每一个塞伯坦人,除非是精神不正常的赛博坦人,都会同意他的观点。

 

他很想这么回应他,但是普神在上,这么容易的一句话,却在嘴巴转悠了好久。

 

 

 

最后,惊天雷安静地回握了那只小小的手。

外面星空璀璨。控制线边界响起了挺火的警报,战壕外不断传来余弹的声响,两个人听见战士的航炮炸裂开来,巨大的轰鸣盖过了一切的言语,浓烟滚滚,恍如末世。

 

 

 

他们只好紧紧牵住对方的胳膊,每一个风尘仆仆的关节里都浸满了能量液和铁锈的味道。

 

 

战争开始了。从今往后,分秒必争。


评论(1)
热度(28)
© 神经头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