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变态。打钱。
 

触手可及(霸王X福特,脑洞,又臭又长)

在荣格的帮助下,好不容易走出了阴影的福特当上了执法官。然而天天需要和穷凶极恶地犯人打交道的工作让本就崇尚和平的福特快速地陷入了倦怠。更糟糕的是,在多次重复击杀犯人的工作之后他渐渐发现霸王带给他的阴影和暴虐再一次频繁地涌上了他的思绪,他非常地焦急,但是又不想把他曾经的阴影再一次地复述给高层和同伴听,他试图求助于荣格,然而远程咨询的效果根本不如他想象中的好,荣格劝他给自己放个假,然而身为执法官中流砥柱的福特根本就没有办法辜负同事的期待,他只能在一次又一次的任务中放任自己的梦魇愈演愈烈。

 

终于,在一次追捕任务中,福特目睹自己看好的后辈被一个军火商残忍的杀死,那个人的动作简直就和当年入侵G9使其沦为地狱的霸王一模一样。

这打破了他心里最后一根防线,他冲上去,以极其残忍的方式杀掉了那个军火商和他的同伴。

 

这让福特遭到了上级的质问和谴责,他们不懂为什么这个一向冷静规矩的执法官会突然做出这样抹黑汽车人声誉的举动,而且杀掉这个罪犯还阻碍了了汽车人对其上家的追捕,牺牲了多人的追查行动彻底陷入了僵局。

 

最终在多方讨论之下,福特被送上了汽车人的军事法庭,但是当福特听闻制裁他的判决将由警车拍板时,他陷入了前所未有的愤怒之中。冲动之下,福特打伤了护送他的人,并且宣布放弃汽车人的身份,就这样独自乘坐飞船逃离了月卫二。

 

和汽车人阵营彻底闹翻之后,福特一时间丧失了生活的目标,他不喜欢斗争,但是也难以忍受和平的生活,在这种长时间的自我怀疑后,他把飞船降落在了一个由赛博坦殖民,由于边缘的地理环境聚满了法外之徒,鱼龙混杂的贫民窟,开始天天靠买醉为生。

 

一开始大家觉得大个子看上去非常不好惹,但是相处久了之后他们发现福特只是一个根本不在乎钱财和尊严,只想喝高纯的家伙,于是一帮小混混经常在他醉的不省人事之后把他暴打一顿,然后强光他的钱财。

 

酗酒和欺骗让福特几乎马上陷入了潦倒,他开始吸毒,并且对未来越来越悲观麻木,每天都在用酒精麻痹自己,直到有一次,遭到抢劫之后,醉醺醺而且伤痕累累的福特被乔装隐藏在此地的霸王发现躺在角落里,然而福特在眩晕中根本没有认出这个虐待了他三年的人,他只是一遍又一遍地回想着自己为数不多的,真正快乐的日子,对着空气露出空茫的微笑。这个微笑让霸王停住了脚步,他按捺不住自己心中的恶质,鬼使神差之下,他走上前把福特抱起来,用探针把福特有关他的所有记忆全都删除掉,就这样把福特带回了自己的屋子。

 

醒来后福特所以为,对方只是一个高大的好心人,所以他慎重的道过谢之后准备离开,然而却被乔装的霸王挽留了下来,霸王欺骗他自己不过是个和弄丢了活物的走私商贩,保镖也弃他而去,他只身一人根本没有在这个地方立足的能力,在治疗福特伤口的时候发现了身上隐藏的枪支,想要福特留下来保护他一阵子。在感激和对方的劝解之下,福特同意了对方的要求,并开始担任这位“好心人”的保镖。

 

他们过了一段很平和的日子,霸王所扮演的角色非常的通情达理而且安分,福特在他的影响下逐渐戒掉了毒瘾和酗酒,似乎真正开始让生活迈向了正轨。而且,福特在这种险境的依赖之下对霸王非常信任,甚至把开始像一个知心朋友那样向霸王倾吐自己的困惑和苦恼。


觉得时机到了,霸王适时的提出了“他”对福特的爱慕之心,这让以为自己丧失了爱他人能力的福特受宠若惊,他对自己根本没有信心,然而却又十分欣赏这个年轻人。在对爱恋的渴望和霸王的百般示好之下他的态度逐渐软化了,他发现纵使对方提出多么过分的要求,已经像一个兄长般宠爱对方的自己似乎都难以真正狠下心来拒绝。

 

在霸王的软磨硬泡之后,福特终于放下了心中的戒备,与霸王结成了伴侣。从来都没有按照自己的意愿活过的福特开始满心欢喜的沉浸在和霸王心意相通的生活里——他甚至开始期待他们火种融合的那一天。

 

平静的日子被来自荣格的电话打破了。福特亲切的和对方问好,耳边却传来荣格焦急的询问,他回答了他目前的近况,处于对隐私的考虑并没有告诉荣格他和霸王生活在一起,然而荣格的追问却让他五雷轰顶——他记得自己目前的生活是源于这里是因为他对警车的怨恨,然而他却根本记不起他那么愤怒的原因,况且,他知道荣格是个优秀的芯理医生,帮过他很大的忙,但是又是什么事让他不得不看芯理医生呢?

 

福特意识到,自己的思维有很大的断层,于是在和霸王“幸福”地生活在一起的同时,他每晚充电的时候都会有意识的回溯自己的记忆,并且瞒着霸王和荣格悄悄通话。荣格也意识到了福特的不对头,于是他也尽量的引导福特找回自己的过去。成效很快,那些他不愿想起却又不得不面对的回忆慢慢涌入了他的脑海。然而福特所没有察觉的是,霸王一直对他们在干的事清清楚楚。

 

几乎是在同时,他们之间的感情也变得非常热烈,福特没有保留的告诉了霸王他失忆的事和丢失的那段记忆是多么让他痛苦。霸王用非常同情的语气安慰他,并且许诺一定要帮他复仇,福特对霸王的安抚感到非常欣慰,他觉得再也没有比霸王更能理解他的伴侣了,而且长期以来无人分担的痛苦也得到了纾解,这让他对未来走出这段阴影充满了信心。感动之下,福特对霸王提出了火种融合的请求。

 

他们经历了一次非常美好而漫长的对接,在打开火种舱的那一刻,福特觉得幸福离自己触手可及。

 

就在他们融合的同时,霸王解除掉了自己的光学伪装。刚刚还沉浸在欢欣里的福特瞬间掉入了冰窟,他尖叫着想要逃开,但是霸王紧紧抱住他根本就没给他挣脱的世界,于是福特被被迫灌输了霸王所有的回忆,那些血腥而痛苦的回忆历历在目,他们的灵魂也在那咦瞬间交叠,完成了对塞伯坦人而言意义神圣的火种绑定。

 

福特在巨大的打击下几乎陷入了精神紊乱之中。他不断的想要逃跑,却一次次被可以轻易感知到他的霸王捉回来,拷打和虐待,他们之间的关系又回到了格拉斯九号期间。在一次毫无怜悯可言的对接后,福特趁着霸王过载时一瞬间的松懈,夺过了他手上的用于虐待的小刀,向着自己的对接面板捅去,被激怒的霸王扯开了他的装甲,把里面内脏拎出来举到他的面前,却发现福特根本就不惧怕霸王的恶行了,他只是机械的拉着霸王的手,神情麻木地问他:


“为什么?为什么?”

 


看上去,这个可怜的家伙也并不期待回答。就算是回答,以现在的福特,也根本理解不了。

 

 

所以霸王只是笑了笑,把探针插进了福特的大脑模块,清空了他下流水线以来的全部记忆。

 

福特的记忆清零了,只剩下最初始的设定和知识。他从有意识开始,见到的第一个人就是霸王,听到的第一句话就是:“我是霸王。你的君主,你要服从我,爱我,直到为我而死。”

 

在那短短一个月(大约一个大周期)里,霸王教给了福特一些最粗浅的战斗技巧和知识,有些时候他也会享用他的接口,虐待他,但是对现在的福特而言,一切都是天经地义。霸王就是他的父亲,他的老师,他的爱人,他的一切。

 

在经过长时间的紧张搜寻之后,汽车人终于找到了福特所在的地方,他们派出的间谍发现了霸王的伪装身份的出现和霸王失踪事件的巧合之处,于是汽车人高层决定带着重火力在夜间发起突袭,把他们两个同时一网打尽。

 

当晚,霸王所在的整条街区都陷入了混战之中,汽车人惊讶的发现福特这个本该和霸王有着不共戴天之仇的人居然成为了霸王最好的掩护,几乎一半的人力死在了霸王手上。然而霸王无心恋战,这种毫无乐趣的厮杀根本提不起他的兴趣,所以他命令福特留在原地,准备自己乘着飞船离开。

 

在飞船起飞的那一刹那,福特看到一颗反物质导弹对准了霸王的飞船,于是他奔上去,在内线里说了一声“谢谢”,冒着旺盛的火力冲上去打坏了控制台,自己也深受重伤。有一个士兵拿着枪对准了他的火种,他高呼着“我们不能放过这个叛徒!”扣下了扳机,但是周围的汽车人却讶异的发现这个家伙的子弹连带驱壳裂成了两半。


他们的面前站着毫发无损的六阶战士——霸王。

 

最终,霸王牺牲掉了一只手臂,把福特搬上了飞船,而汽车人所派出的兵力几乎全灭,他们不得不打道回府寻求支援,霸王看着角落里的福特,陷入了沉思。

 

良久之后,他说,我想我可以回答你的问题了。

 

他很强,他活过了很长的时间,在这漫长的岁月里他难逢敌手,然而他真正渴望的东西却没有一件因为他的强大而达成。

 

最终他真正完全拥有的,也只有面前这个苟延残喘的前典狱长。

 

然而他并不后悔,从来不。霸王所想的只是,既然错误已经发生了,那么就让他继续发生下去。既然身为一个六阶的终结,他只能拥有这一样东西,那么从今以后他会继续成为福特的全部,不管他到底愿不愿意,他都不会让再他逃开。


他会和他一起,直到绚烂的死亡来临之前。

 


评论(6)
热度(103)
© 神经头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