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变态。打钱。
 

剑之所至(TCB)

他们在铁皮和老千的身后牵起了手。

 

粗粝满是伤痕的关节缠绕在一起,他们两个都面无表情,但是双臂却在暗暗的较劲。

 

 

“破坏者工作?不赖么。”

 

 

SEKKER接入了内线。他摩挲着侦察兵左手小指上的疤痕。

 

灵巧。细瘦。也很难缠。惊天雷默默扫了小个子一眼。

 

“彼此彼此。”

 

 

大黄蜂轻柔地摁压飞行者因为常年征战磨损得厉害的食指。

 

多少性命和战役才能创造这样的指尖啊。他一边想,一边把战斗单位握得更紧。

 

 


“你觉得,”

 

 

似乎是觉得冗长的讲话太过无聊,SEKKER的声音懒洋洋地从接收器里传过来:

 

 

“我得要多久才能把你干掉呢。”

 

 

侦察兵一脸嫌弃的看了得意洋洋的飞行单位一眼。这么长时间过去,他不得不说这台战斗机哪壶不开提哪壶的本事有所长进。

 

 

“.............这个,挺难说。”

 

 

大黄蜂捏着飞行者的手指在擎天柱的动员演说发表完之后,看上去一脸虔诚地点了点头:

 

 

“一场战役的成败有很多因素决定。相比起战斗我更擅长决策和侦查,一向如此。霸天虎的空中力量一向很强,这个是两派公认的。但恕我直言......从内战开始,你们也吃了不少败仗——别那样看我,惊天雷,你知道我们打了这么多年一直半斤八两。不过假如你要创造出一个不受外界干扰的条件,单纯以战力分高下的话,我觉得.......呃,”

 

小个子皱着眉头顿了一下。

 

“一百纳秒以内吧。”

 

 

SEEKER看起来对这个回答比较满意。

 

 

他拂过侦察兵手腕上装甲的空隙里裸露的管线,没多久就找到了凹槽把装甲滑到一边,以一种难以置信的灵巧把沉积在缝隙里的风沙抹开。

 

“干嘛一副吃了炉渣的表情。”惊天雷轻巧地顺着纹路剔除久经沙场的尘埃。

 

 

“.......我只是....没想到你会干这些......”

 


大黄蜂尴尬的把另一只手背在了后面,对方靠近的脸让他有些焦躁。谨慎的侦察兵咬着嘴唇紧张兮兮地祈祷他们之间的小动作没有被发现,而藏起来的那只手没过多久又被霸天虎抓了回来。

 

 

“这些东西很久不清理会进入你的关节,战场上分秒必争,关节锈死了就等着被回收吧。”

 

 

“谢谢。果然定期保养容易让人变得更加厉害?”

 

 

“........你?”


战斗机沉默了一下。


“难说。”

 


 他简直想不顾一切的端起枪托就狠狠揍他。



“别这样,你看,其实我枪法不错的,连救护车都承认了。”

 

 

“哈。你被一个坏脾气的暴力狂医生夸奖居然还那么高兴。”

 

 

“嘿,话可不能这么说。他是个很好的家伙。”

 

 

惊天雷听到这句话轻蔑地哼了一声。

 

 

“不管怎样。”

 

 

他把大黄蜂的手臂扯到腰前,草草地打扫了一番扫除后附在装甲上的颗粒:

 

 

 

“我还是可以在一百纳秒里轻易的把你干掉。”

 

 

 

侦察兵任由SEEKER摆弄着他的装甲,暗搓搓翻了个白眼。

 



哦,是的。他想起来了。很久之前就听到过的抱怨。高傲的SEEKER们。

 

 


战略部署已经开始了,大黄蜂回过神来,在重重人群里仔细眺望了一下前方——警车显然是对计划不怎么满意,生性严谨的辅佐似乎气得连头雕都快烧起来了,他挥舞着双手,和领袖激动着争执些什么。

 

可怜的家伙,在这么下去他脸上的褶子会越来越重。前几天他还为这个不高兴来着。

 

铁皮老早就已经拿出了他的宝贝来复枪细心地装上了超低温液氮。老千刚刚还在对着救护车为探长的新装备喋喋不休,结果在战斗指令颁发下来以后带着面罩的科学家丝毫没有要停下话头的意思,后者咂了咂嘴,毫不留情地亮出了扳手,强行制止了这场谈话。

  擎天柱作了一个手势,大家伙儿纷纷安静下来。

 

真让人紧张。


他本能的摸了摸腰后的激光炮。林间传来聒噪的蝉鸣。


即使他参加过很多场战役,不过在战斗开始前的那份寂静总是格外难熬。

 

 

 


这份焦躁并没有没有持续太久。

 

 

 


几乎是一瞬间的事,树木茂密的远处传来了一声轰鸣,大量夹杂着泥土的烟尘滚滚而来,擎天柱一声令下,反应迅猛的前锋们飞快地变成了载具模式向前线冲去。

大黄蜂松了一口气。

 

他们放开对方的手,惊天雷一跃冲向空中,展开了双翼。厚重的黑色航炮在开火时发出耀目的火光。

 

侦察兵望着那个蓝色死神的刀锋划过天幕,露出了钦佩而羡慕的神色。

 

“嘿!”

 

大黄蜂在即将切断的内线里对着已经变形成战斗机的飞行者高喊:

 

“我们打个赌,等活过了这场战役,我的胜算肯定会变大!”

 

 

“随你便。”

 

战斗机侧身漂亮的闪过了一次炮击:“只要你愿赌服输。”

 

战火蔓延到了附近,履带沉重有力的声音迫近了这片树林。

 好一个大家伙。

他眯起眼睛判断对方的位置,变成了载具后,明黄的科迈罗向敌方重火力区的后方冲去。

 

 

“武运昌隆!”

 

 

他一边飞驰一边对着另架飞机喊话,自己的声音在战火和愈来愈远的距离下变得细小而沙哑,然而他就是对关掉接收器这点有些念念不舍。

 

这事儿不能让警车知道。在茂密树丛的掩护下,他的脑海里浮现出严厉的达森特急切而愤怒的脸。侦察兵一个摆尾,成功地甩掉了两个显然生疏笨拙的追兵。

 

他会气得把我生吞活剐。疾驰中的科迈罗不禁抖了一抖。

 

 

“你也是。可别在输给我之前被其他人碾死了,小矮子。”

 

在他沉浸在噩梦般的想象里不能自拔的时候,对方毫不客气的浓重噪波从耳边传来。

 

 

嘁,高傲的SEEKER们。大黄蜂听见自己的内芯传来一声叹息。

 

 

就是这种这种态度啊,Thundery。即使你是个挺不错的家伙,但只能一个人看电视这事儿又怪谁呢。

 

小个子记起刚才那个唠唠叨叨的把自己清理了一番的飞行者,遗憾的摇了摇头。

 

是时候切断通讯了。无线电静默可不是闹着玩的。侦察兵变形起身,敌方的基地近在眼前。

 

对方显然没有料到这些笨重的塞伯坦人里还会有小心谨慎的敏捷刺客,补给仓的守卫薄弱到足以令任何一个经验丰富的指挥官面色羞愧。他露出了一个胜券在握的微笑,悄无声息的放到了两个毫无准备的士兵。视野内一辆高大的坦克趾高气扬地环视着四周。

 

愚蠢的大家伙。

 

亮起手上的光束炮,大黄蜂躲在树丛里凝神闭气,精准地给了远处肆无忌惮的笨拙大块头一枪。对方厚重的后装甲应声而落。

 

 

状态不错。

 

他满意的摆弄了一下自己的手腕。这两个小伙计今天表现得灵敏极了。对此他还得感谢某个霸天虎的倾情服务呢。

 

 

 

似乎是发现了后方的异动,在前线胶着的敌人里有几个家伙谨慎地调转了方向调转方向,小心翼翼地尾行过来。

 

装甲车。六台。

他们就不能玩点新鲜花样。大黄蜂伏在草丛里不满地啐了一声。

 

等着瞧。

 

那几台粗糙笨拙的武器蹒跚着靠近,侦察兵摆开阵势,耀眼的光斑透过树丛倾泻下来,他被风沙打磨的鲜艳装甲灼灼发光。然而光学屏障很好地瞒过了敌人的视线。

感谢普神创造了老千和所有科学家,特别是老千。他舔舔嘴唇,浑身上下的金属肌腱都紧绷起来。后方传来飞行器所特有的沉重咆哮,这隐隐的号令让他精神一震。

 

 

让我看看你们的能耐。

 

 

 

蓝色的利剑在他的头顶呼啸而过。明黄色的小个子扯开嘴角,

 

 

 

 

今日晴空万里,骑士加护。

 

 

 

 

他举起枪,速度快得似乎快让风在身后飞行。




”来,笑一个。“




侦察兵对准焦越过草丛,他的武士在身后展开双翼,就像一把镰刀收割生命。

 


评论
热度(30)
© 神经头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