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变态。打钱。
 

柠檬糖(TCB,钢蜂)

PART.1然而和你在一起就像—— 


“啊.....”


他喘息了一声,似乎有些脱力地抱住了SEEKER的脖子。

飞行单位停了下来,“你不行了?”他轻柔地拍了拍他的脖颈。

“我没事”侦察兵伏在战斗机的音频接收器旁边微笑了一下“你继续。”

 

“.......”


惊天雷默默地望了一眼他旁边侦察兵那条还未痊愈的腿,有些犹豫地挪开了擒住侦察兵腰际的手。

 

“今天就这样吧。我待会帮你清理一下。”他扶了扶小个子的臂膀,似乎是在帮他从身上下来。

 

........该死

 

明黄色的小个子难得面色纠结暗暗诅咒了一番。

 

“惊天雷,你知道我是怎么看待上次你载着我飞的时候么。”

 

他有点气急败坏地看着这个对接的时候总是有点游移不定前战斗单位,觉得有些哭笑不得。

 

作为一个霸天虎,他的确很温柔体贴,用人类的话来说就是非常绅士....或许有些太绅士了。

 

“你怎么突然问起了这个。”

 

让SEEKER感到惊讶的是这个小侦察兵并没有离开,而是攀得更紧了一点,

 

“风很大,要很努力才能稳住身体”他顿了顿,光学镜开始闪烁起来,似乎是在回味当时的情境:“可是那感觉该死的棒,所有的东西都缩得那么小,但又那么清晰,你一抬头就是云层和太阳——那滋味我都不知道怎么形容....就像....就像一个能掌控全场的明星.......你知道么惊天雷,那个时候,我多么羡慕你能成为一架飞机。”

 

“噢。虽然以前每天都会体会到这些,但能听你这么说,我还挺高兴的,汽车人。”

 

SEEKER自豪而疑惑的笑了笑——

“所以 , 你现在趴在这里不肯下去的原因是因为你突然想对我表达你多么想成为一架飞机?”

 

“不”侦察兵有些艰难地迎上飞行者疑惑的目光,似乎接下来的话要耗费他很大的勇气:

 

“我想说的是.....和你对接的感觉.......”

 

他没有再继续下去,而是羞愤地咬住了自己的手指。SEKKER有些好笑地看着这个侦查兵垂下脸,尴尬得恨不得把头埋进他的肩膀里去,他们已经分开了一些,但SEEKER依旧能听得这个小个子的风扇开到最大的轰鸣。啊....他还能发现那个小个子垂挂在额头上的冷凝液。

 

“........有没有人和你说过,“


他斟酌着词句,”你一点都不会说这些........荤话?”

 


“............”



飞行单位难得笑眯眯地应对了他的沉默,重新挽住了侦察兵的腰,那个小个子没有回应,但他知道他一定在听。

 

“但是我必须要承认,”SEEKER低下头,缓慢又挑逗地舔舐着侦察兵脖颈上裸露的管线:

 


“今天第二次,能听你这么说,我很高兴。”




PART.2你知道少年总是如此。(校园AU)


他们在雨天一同待在教室里。

 

大黄蜂已经擦了很久的黑板,但他还在坚持。直到他把最后一点肉眼可见的粉尘都从凹槽里去掉了,他才不情不愿的转过头。

 

“你弄好了?”惊天雷仰起头。他的校服依旧带着一种刻意的松垮,但是和往常不同,他现在捧着一本书,看上去比和他的两个兄弟相处在一起的时候更加沉稳一些。

 

“嗯。你在看什么?”

 

“《恶之花》。”

 

惊天雷说完就把书收了起来:“我送你回去。”

 

“不用了。”小个子看起来有些惴惴不安,他极力控制住自己想摆弄校服的欲望:


“我自己可以回去的。”


“外面在下雨。”


“....那我叫人来接我。”


“你自己都说过擎天柱很忙。”


“我.......”


“你到底在磨叽什么?”惊天雷看上去有些生气了,他皱起眉头,


“如果你是害怕我把你说的话告诉别人——”

“别说了!”大黄蜂看上去有点忍无可忍,这个好脾气的小个子怒气冲冲的把黑板刷砸到了讲台上,然而又突然后悔了似的瘪了瘪嘴:


“对不起.....我....不是这个意思....”他看上去既尴尬又苦恼“我只是.....不知道该怎么——”

 

又来了。惊天雷最受不了这个。

 

高个子的少年走上讲台,而大黄蜂只是撇开脸不敢看他。

“回家吧,到时候擎天柱又该担心了。”


他自己都不敢相信自己的声音居然这么有耐性:

“你从来不晚归的。”


大黄蜂依旧低着头没有表态,于是他狠了狠心,拉着小个子少年的手打着伞冲进了雨幕。


在奔跑的时候他听见那个明黄色衣服的小子断断续续的声音“你到底为什么这样做?”


他知道他的确过分,因为那个的声音里满载着犹豫和痛苦,但他想不出更好的办法。他自己都不知道他是怎么想的,但是他告诉自己,至少不要太过武断。面对这突如其来的表白,他即使拒绝,也不能玩弄这个明黄色的小家伙。

对,他是个讨人厌的小矮子,但同时,惊天雷不得不承认,也是个好小伙儿。

 

至少在友情的层面上,他喜欢他。


于是他拽着他跑得更快,身后吃力的喘息在雨声中传来,这样很好,他想,指不定他自己都听不到——


“不管你误会了什么”


惊天雷想起那天那句醉醺醺的告解;


“我可没有说拒绝——”


现在,他逐渐开始讨厌与他人为伍,但这次,很微妙的,这个厌弃了斗争男孩的并不后悔。



PART.5告白

“我爱你。”


“你今天又抽了什么风?”


“........”


“......渣的,逗我就那么好玩?”


“......你觉得.....我在骗你?”


“你......什么意思?”


“没什么。你要觉得是个玩笑,就那么觉得好了。”


“......大黄蜂,听着。”


“嗯?”


“我不管你知不知道这句话的意义,但别随便说给别人听。”


“包括你?”


“包括我。”


年轻的侦查兵嗤嗤的笑起来。


“可是我爱你。”




他又说了一遍。



PART.4能不能不要这样看着我,士兵?(RID)


大黄蜂满身不自在的扭了一下腰。那只粗大有力的钢爪稳稳的扶着他的身体,他能感受到身后那只机器恐龙平稳地运转着他的散热器。


“怎么了?”


年轻的中尉想都不用想就知道那个大个子又笑得像一朵向日葵一样愉快的看着他;

 

“讲真的.....”他蹙着眉头,忽视了心里那股奇怪的负罪感“我觉得这样不太好。”

 

“为什么?”背后的那个家伙适时地露出了一副可怜巴巴的神情:

 

“你受伤了。”

 

“我伤的是腿,不是挡板。”


“我碍着你工作了?”

 

“毫无疑问,是这样。”


“这样不会好受一点么。”

 

“不会。”

 

“......好吧。”

 

那个抱着她的大个子把脸往他的肩甲上蹭了一蹭。他的鼻息喷在大黄蜂脖颈的管线上,声音闷闷地带着皱巴巴的乞怜,就像满怀善意却被人踢了一脚呜呜叫的流浪犬。

 

“可是这样很暖和。”他悄悄把手往怀里收了收。

 

“.......”

 

明黄色的中尉在心里暗骂了一声。

 

“好吧,好吧。”最终他无奈的臭着脸答应了下来。第三十次。他几乎有点咬牙切齿了。

 

“不许挠我。”

 

“好。”

 

“任何人走进来要马上放开我。”

 

“好。”

 

“不可以玩我的门翼”

 

“........连休息的时候也不可以?”

 

“至少现在不可以。”

 

“那好吧.....”

 

获得了他的士兵肯定的回答,大黄蜂才稍微舒心的转过身来对着数据板。

 

现在。他努力的集中精神,不理会自己温度骤升的面甲和身后温暖的鼻息,他依旧能能感觉到自己的火种是多么渴望另一个一个强大但单纯的灵魂,而那些不知廉耻的骚动在他的大脑模块里叫嚣着自己应该转过身,靠近一点,再靠近一点,圈着他,吻他,得到他。

 

他苦恼的撑住了额头。对方已经做得足够好,合乎礼数,安分守己。

 



接下来,就是他自己的问题了。




评论(2)
热度(65)
© 神经头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