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变态。打钱。
 

那些幸福的事和愚蠢的事

【正确对待典狱长的方式】

福特深吸一口气,他呜咽了一声,迷茫中一口咬上霸王脖颈上脆弱的管线,霸王挺动着他的身体,用轻吻濡湿了典狱长的头雕,他靠在他的音频接收器旁边,声音既低沉又惑人:

 

“你想要我做什么呢,我亲爱的典狱长?”

“..........”

福特把头埋在深深的阴影里小声的嗫嚅,霸王装作没有听到的样子揉捏着他早已充能的输出管,光学镜温柔戏谑的半眯着打量由于过热而大口喘息的福特和他因为过分的刺激在眼眶里打转的清洗液,那些几欲流淌出来的鲜红色调总会让他出神的想到些什么美丽的外星植物。

 

“我听不见,福特。”

 

他拍打着福特身后的履带,和往常一样贴在福特的音频接收器旁边絮絮叨叨的呢喃:

 

“福特,要知道,我实在很喜欢你现在的样子。你的光学镜总是那么漂亮。就像月卫二上古老传说里的钻石行星,还有你的履带,虽然他们挺笨拙的,但在你的背上真是可爱极了——不过你的声音能再大.....”

“渣的!我命令......你给我快一点!”

 

最后典狱长带着嘶哑的发生器忍无可忍的抬起头,霸王笑得就像一个恶作剧得逞了的幼生体;他愉快的舔舐着福特流淌出来的清洗液,满足得活像刚刚饱餐了一顿的涡轮狐狸.

 

“遵命,我的长官。”他把他搂得更近,幸福的轻笑着。

 

【异教徒】

“救护车!你能帮我看一下——”

 

“...............”

 

“...............”

 

“刚才那个尖叫着跑出去的家伙就是你说的那个漂移?”

“呃。”

“意外的不怎么样嘛。”

“别那么说他。”救护车把嘴边的对接液抹了抹“他一直以为我是个单身的老古板来着。”

“你?开什么玩笑,”药师不可置信的瞪大了眼睛,红色的机翼在身后高高扬起:“他可没有什么资格说这些话”他牵起医官精细的红色双手轻巧的揉捏,目光深沉的看着自己的涂装和对方的交织在一起:

 

“谁会放弃一个敏感到玩弄手指就会过载的火伴呢,是不是?”

 

“得了吧药师”救护车发出一声细不可闻的呻吟,没好气的反将一军:

“我倒是记得是谁第一次对接的时候激动得只是得到一个吻输出管就湿得像刚从油里捞出来似的。”

“那个不算,”药师沉下脸“你明明知道我那个时候多崇拜你,你多看我一眼我都激动得芯率过快。况且——”他得意洋洋的抚摸着救护车的脖颈“你还不是最后发声器都快叫坏了。”

 

“得啦得啦,你真是没完没了”救护车的耐芯留给健康人士的一向不多,“你这不饶人的性子总有一天会害了你”他挥挥手:

“所以你到底还想不想继续?”

 

药师没有说话,他擒住医官刚想抽回去的手,嘴角弯起的弧度乖张又邪佞,用舌尖灵活的动作代替了回答。

 

 

———————————神经病的分割线—————————————

 

【人民公仆】

“补天士.....我什么时候可以下班啊.....”魁梧的蓝色机体露出了一个可怜巴巴的表情“今天他们要举行电影之夜来着.....”

“不行,你的事务还有一大堆没有处理完呢。”涂装鲜艳的舰长飞快的批着文件,露出了和外表气质非常不搭的冷峻表情“而且身为我的大副,你居然连我制定的汽车人守则都没有背完。”

 

通天晓讷讷的缩了回去。

 

“工作狂。”

 

他在心中暗想。

 

 

【谁的错】

“合金盾!别再揍发条了!收拾一会儿,待会警车就要带着他的挖地虎哥们儿来开PARTY啦!他们带了好多高纯呢!”

“哦,好!”

 

砰砰砰砰!砰砰!

 

“死开吧,你个小炉渣。”

“所以说,到底为什么他们关系这么差啊。”

“好像是发条把合金盾自己把自己弄失忆的视频上传给了环踞老师。

“呃,合金盾明明是个吊车尾还敢这样试,也是蛮有勇气的。”

“我们还是赶紧把发条扶起来吧,看看他,啧,真可怜,看了那么多肥皂剧,怎么就是不懂味呢。”

【购物狂】

“狂飙呢?”

“他和诺帝卡去逛涂装商店了来着。”

“又来?!他不是上个太阳周期才换了一款彗星亮蓝么。”

“这次他看中了新推出的爆款荧光星云紫。”

【无用功】

“我的普神啊感知器居然拿了一本初级数学去做!和小诸葛一起!”

“哈哈哈哈哈哈真的吗哈哈哈哈哈哈”

“别笑,年轻人。”挡板把头从实验室里探出来“虽然你们很难达到向我这样的高度,”他的光学镜散发出睿智而稳重的光芒“但是无畏的向着不可能的梦想努力也是一种值得褒扬的精神啊。”

 

“...................”

 

“我想他们只是担心考试不及格而已,挡板教授。”

 

【穷逼】

“补天士......”

 

“漂移,我不会借你钱的。上周才刚发完工资。”

 

“可是......那点钱......小补,你要知道,我已经好久都没有吃过能量块了.....”

 

“想要钱就快去工作!”

 

“记得上一次还是旋刃分给我了一点。你知道船上的能量块多贵么,三十赛金才....”

 

“出去!”

 

 

【悬壶济世】

战场上的伤员都很害怕救护车这个名字,因为即使身为一个医官他的性格好得无话可说,从来都是眉开眼笑轻声细语,但他恐怖的手术死亡率成了兵营把养不起的俘虏伤员送去医院的极佳理由。

【大魔王】

“旋刃!你怎么了?为什么伤成了这样!”

“不要.....去.....机舱....右翼.......快.....跑!”

扶住他的两个家伙楞了一下,然而为时已晚,走廊那边传来了嗒嗒的轻巧脚步声,他们发着抖,眼睁睁的看着那抹诡异橙色的身影越靠越近,冷凝液活像烧坏了大脑模块似的发疯一般汹涌的流淌。

赛博坦上最令人生畏的战士,造成了橙色恐惧症的传奇,那个连名字也不能说的魔头;

 

□□。

 

 

 

 

【和蔼可亲】

幼生体都很喜欢旋刃,因为即使他没有眉毛,但他的独眼笑的时候眯成一条缝看起来很有趣,小爪子似的剪刀手也容易让人芯生好感——更重要的原因是,旋刃的口袋里总是有发给他们的能量棒而且他也爱死了和他们一起玩。

【小可爱】

“福特~福特~”

“别戳了!你有完没完!”

“哈哈哈别那么生气么,要知道身为一个迷你金刚你居然还背着四条履带,真的超级可爱好么!”

“求你了快放我下来然后给我滚......”

 

 

 

连名字也不能说的魔头很喜欢跳DISCO。

 

 

EN


评论(5)
热度(95)
© 神经头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