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变态。打钱。
 

余音(TMNT,LR)

他沉默的看着他的兄弟。 

  斑驳的影子投下,红色的头巾从肩头耷拉下来,像是潺潺的鲜血。

Mikey在他们身边蜷成一团轻浅的呼吸着,间或伴随着DONA微弱的鼾声。

RAPH没有回避他的打量,而是回望他。

未知的命运。鲜血,战火,失去的家。

月光在他们的身后拉下长长的阴影,即便他们而今依旧亲密无间,相互鼓舞,可是LEO仍能轻易地感觉到生活的磨练在他们的眼中留下的阴霾。

  Mikey和Dona已在战斗中成熟了不少,即使他们在生活中依旧是一个每天乐呵呵,不折不扣的呆子(不同意义上的),但不得不承认,有时他们神情透出的,是他们还无忧无虑的待在下水道时,LEO从未见过的。

还有RAPH。

  在他们浴血奋战的时候,Mikey的确是最值得担忧的那一个,谁也不知道什么时候会被自己的小兄弟带入一个啼笑皆非的迷局;但当硝烟过后,Leo毫不怀疑自己忧心的永远是那个不善于表达,总是把脸撇到一边的兄弟。

  Leo无比相信Raph本性中善良而柔软的一部分,可是他也清楚的明白自己的兄弟远不像他外表所呈现的那样坚强。

战斗带来伤害,伤害带来悲怆,悲怆导致愤怒,愤怒致使迷失。

Leo见识过那样Raph,不择退路的猛扑上去,杀气萦绕,红色的布条伴随着鲜血高高的飞起,他的兄弟如同哽咽一般的嘶吼着,那样残暴而失控的情绪,却是如同一个丢失了心爱之物的孩童一样,慌不择路的想要挽回自己的爱物般的脆弱。

 

  他们沉默的对视着,在这一片近乎荒谬的寂静中。

Raph无法控制的用一种愧疚的眼神打量着Leo壳上累累的伤痕,和久久没有痊愈的膝盖,即使Leo无数次的用眼神告诉他,一切都已经过去,自己早已痊愈,总有一天,他们可以回到属于自己的家庭。而他们的队长,一次也不会因为自己的伤痛怪罪过他们。

真是太可笑了。

他自认武艺高强,放荡不羁,可是在自己的兄弟遭受这一切的时候,他甚至都没有在他的身边和他一同进退。

  最可怕的是,面对这样温厚的宽恕,自己依旧如同以往,尴尬得不知如何表达。

 

最终,Raph像是突然的颓丧了起来似的,移开了目光,他拍拍Leo的肩膀,声音粗粝而嘶哑:“你也快睡吧,明天还要大把的事情要做呢。”

说完,他便迅速的挪动到阴影里,悄无声息的背对着Leo躺下了。

Leo没有回答,继续沉默的坐在惨淡的月光下,默默的眺望着一片萧条的纽约城。

  曾经他们奋斗过,嬉戏过,打闹过,快乐忘情的舞蹈过,惨痛而绝望失去过的地方。

总有一天,他会带着他们早已强大起来的心,继续风驰电擎地跳跃在这座城市里每一片阴影下。

终于,连角落里也开始传来安静的鼻息,Leo走到Raph的跟前,用手指轻柔的擦去了他脸上尚未干透的泪痕。

是时候睡觉了。

他在Raph身边坐下,耳边却是一直回响着那打从他受伤还未清醒时起就一直在隐隐约约回响在耳边的叹息和呜咽。

Leo绝不会去戳穿他的兄弟,一部分是为了这个脾气火爆的桀骜小子脆弱的自尊心,一部分却是因为一个向来冷静理智的队长难以面对的事实。

 

看到那一双翡翠般坚硬却脆弱的眼睛被泪水浸湿,让他无法自拔的........

 

 

想要吻他。

 

 

 

若是,若是,这些生活在下水道中,绿色的皮肤冰冷湿滑,空有一颗人类的心,甚至连嘴唇都没有怪物,相互抚慰的接触,可以被称之为吻的话。

  

  

 

 

评论(2)
热度(56)
© 神经头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