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些糟透了的鸡脖玩意儿
 

灰烬海

发布了长文章:灰烬海

点击查看

发布了长文章:《灰烬海》

查看全文

Pink bubbles

警示:私设有,全息设定,大概算性转(?)

配对:TC/BBB;提及补天士/通天晓

http://weibo.com/ttarticle/p/show?id=2309404064147322101363#_0

查看全文

年轻的开宝和年轻的池在我心里组合在一起是少女漫画的效果(

【JAYROY】喜相逢

警示:1.不要问为什么是这个名字,逢年过节嘛,吃糖

          2.大概是JASON略带单箭头的双向喜欢(?

          3.画风城乡结合部的非主流小青年日常生活,言语粗俗



——————————————————————



正文





JASON回家看到一个蛋,白白润润,藏在沙发里。

 

“这是什么。他把夹克脱下来,叼着烟头打算去泡咖啡

 

  ROY蹲在地上叮叮当当,他扬起那颗扎着小辫蠢得无与伦比的脑袋高高兴兴的说:

 

  “什么什么?”

 

  “蛋。”

 

  “那是————啊呀我也忘啦!”

 

  JAON倒开水的手抖了一下。

 

 

  今天ROY特别高兴,特别特别高兴,虽然一开始他啥没说,但是一张脸春风十里眉梢带笑说话颠三倒四还不带喘气的。

 

  杰杰鸟杰杰鸟啊,他从房子的那一头窜到这一头,我们要不要来点夜宵?我想吃披萨披萨披萨——汽水要橙子味的洋葱圈要最大号的,幼儿园小朋友叽叽咕咕的,再来一桶爆米花看电影啊!

 

  “你快活个啥劲儿啊,”JASON守在漏斗边上等着拿一滴一滴的液体流完,滤纸一拿一扔,搅一颗方糖吹吹就悉悉索索喝起来:“我们这个月的房租还没交呢。”

 

  “不怕不怕!”ROY挺起胸膛,拍得啪啪响:“我交!我交!”

 

 

  JASON惊奇的瞅了他一眼:“口香糖给你打零花钱了?”

 

  红头发的脸当即就有些垮,你这什么话呢,他苦哈哈的蹲在椅子上说,扒拉着自己的红头发,我卖了卖了好多东西,有个金主把那些库存一扫而空了。

 

  我看看,JASON端着咖啡凑过去,你都卖了些什么鬼,他看到网页里金光灿灿名字叫魔王海格力权杖的东西已经被人用三万刀交易完毕便瞬间有些扶不起腰,啥玩意儿啊,他问,ROY瞬间就开心得疯疯癫癫的,给你看给你看,他窜到房间里拿来一个半人高的盒子,打开来就是一个光滑滑带花纹的杖子,前面粒子光束后面激光炮带钩爪可拆卸按最上面那个红点点还能发光,跟甘道夫的魔法小棒棒似的,红头发得意洋洋,两个月三万刀多值啊!

 

  JASON就很汗颜,你说你怎么就不自己用多赚点佣兵钱呢,他唉声叹气的小口小口嘬着咖啡,你知道有人花20万雇我们去开瓢的对吧。

 

 可是我不喜欢用仗啊,他挠头,我只制杖。

 

  JASON也没说啥,他继续看订单想知道是何方神圣就这么把一个看上去玩儿似的的东西给收了,结果那个买家名字大咧咧的一个“你的益达”让JASON忽的呛到磕磕碰碰,他一边咳嗽一边断断续续的想,还真是零花钱啊——ROY一边拍他背顺着气一边万分感慨,哎呀,这年头,品味这么好的买主不多见了,可以可以,又能多买一套拆焊台了,还能顺便给你的桶抛个光什么的,JASON就去扒拉扒拉ROY的脑袋,你真是个大傻逼,他说,记得给我上好点的漆。

 

  解决完一桩子事他们又来研究那个蛋。

 

  那颗东西倒是晶莹剔透珠圆玉润的,两个人凑过去一起盯着瞧就像看蚂蚁搬家的小鬼头,ROY说这东西肯定资质不凡,不然怎么会被资质不凡的他带回了家?瞧着光泽,这通透度,孵出来又是一只好禽兽。

 

  JASON开始抽烟,说要不我们把它下锅煮了当夜宵吧,ROY就惊声尖叫起来说杰杰鸟你真是冷酷残忍!做爸爸的怎么能这样?

 

  红头罩呵呵冷笑,说我是爹你还能当它娘?你怎么孵?用枕头垫着捂?我要是那只鸟,生了之后发现自己居然是被一个人类屁沟的温度滋养长大的,出来第一件事情就是自杀。

 

  ROY愣了半响居然没接得上话,JASON就摸摸他的头,听话,他说,上次你借我的两刀这次可以还了,资质不凡煮起来肯定也好吃。ROY一瘪嘴说红头罩你个猪头,JASON一没忍住就笑了,海蓝色的眼睛亮起来,看得ROY有点晃神,他凑上去蹦蹦跳跳的,你别吃这颗蛋,你吃我呗,JASON就一口咬到对方脖子上,ROY又叫得凄凄惨惨切切,哎呦喂你别真吃啊,疼疼疼疼疼——红头罩松了口呸的一声,你赶紧给我洗澡去,他的脸挤成一团,一股子机油味,真吃了,要闹肚子闹到死啊。

 

 

  结果ROY进去洗澡的时候JASON也摸摸索索的去了,红头发在里面上蹿下跳大惊小怪,耍流氓啊你,一边徒劳无功的试图遮掩自己的小丁丁,JASON一边摁着他的头要他消停一边脱衣服,温水淋在背脊上,有一点撩人的痒。

 

  你说你当年一个换衣服都要掩门的小男孩是怎么变成今天这般没羞没臊的,红头发围着个浴巾急急忙忙跑出来,头发上还带着没洗干净的泡沫,声泪俱下。

 

  跟你学的啊,JASON爽爽快快的搓着自己的脑袋。

 

 

  ROY这点着实是让人好笑得紧,常日里喜欢撩骚的那个人是他,老是没羞没臊讲些GAY JOKE的人也是他,结果JASON真一出手了,从头到尾都跟吓懵圈了的野生动物似的风中凌乱我我你你半天吐字不清的人还是他。

 

  你看,JASON出了浴室找到目光遮遮掩掩的ROY,试图摆事实讲道理,你跟星火搞过没有,ROY点点头,她看过你的裸体没有,ROY继续点头,那这不就行了,JASON一拍膀子,我也是被她看光过的人了,所以你我之间没有什么好遮掩的,害羞什么。

  ROY皱着眉头砸吧砸吧了嘴——有道理,嗯,但总觉得哪里不对,Jason就说你想那么多干什么,有那个时间不如好好思考怎么赚钱,快快去把头发洗完,洗发水沾久了要秃顶的,ROY一晃就啪嗒啪嗒奔着浴室去了,JASON满意的点点头,奔跑的家伙在浴巾底下摇摇晃晃的白大腿时不时的露出来一角,门关上的时候他就点了一根烟含上。

 

 

  真是愁啊真是愁,吃不到嘴。

 

 

  JASON呀,他也是一个曾经沉默寡言的小帅哥,自从和这个红脑袋白痴住在一起之后,钱也少了嘴也碎了,除了开瓢打架就是和室友一起窝着看电影吃垃圾食品,有了新仇旧怨就两个一起蹲阳台上抽烟吹风熬夜,憋屈了一整夜太阳出来的就往死里吼一声,一个的手搭在另一个肩膀上猛劲拍拍,什么爱恨别离啊,那都是早上带着垃圾味儿的屁,蹦一个吹吹就走了。

 

  ROY说他们两个就是两坨臭不隆冬的狗屎凑在一起试图负负得正,但是狗屎还是狗屎,只是谁也没资格嫌弃对方味道难闻。

 

  可JASON毕竟还是一个孤默寡言的小帅哥啊,刚刚成年蜂腰猿背,勾勾手指就有一大群姑娘贴上来尝烟味的那种。所以失恋了的ROY很嫉妒这一点,每每坐在酒吧里看见有漂亮姐姐请JASON喝酒就一脸别扭,端着柠檬水屁股着火似的扭来扭去,只想着也下吧台搂个妹妹,JASON说你想去就去,要喝就喝吧,ROY就安分了,不喝了不喝了,他摆摆手指头,用舌头扒拉着苏打里的薄荷片。

 

  你说要是烂醉如泥醒来之后有一个一语不发冷冷冰冰的人定定的站在旁边一天一句话不说那谁受得了啊,反正ROY是最怕这个,上刀山下火海,都不及一个眼神让人发慌。

 

 

  但是这个小帅哥长大了也未免有些少年JASON之烦恼的,就比如想揍揍不到的人,想吃吃不到的室友——想揍揍不到的人满大街走,室友目前可就这一个,低头不见抬头见,好得就差没穿一条裤子出门,不过JASON发现ROY虽然看上去一脸性向墙头草只怕你来掰的样子其实狡猾得紧,平日里亲亲抱抱没羞没臊,一口一个杰杰鸟,甜心宝贝,关键时刻脚底抹油,每次JASON一肚子直球无处可打,他就在电玩里死命揍ROY,揍得ROY无处可躲嗷嗷乱叫,杰杰鸟啊你怎么这样!他在沙发上翻来滚去歇斯底里,为什么一开局就怼我,我大门都没出呢,JASON就呵呵呵,他说你遇见了我正面刚就是啊,躲什么躲,躲了更好揍。

 

ROY不说话了。

 

  本来JASON也是无心一句,结果发现ROY真的就这么认怂了,年轻人没怎么见过这种含含糊糊的阵仗血气一上涌就十分心塞,扔下一句我累去睡觉,放了手柄就回房抽烟,剩下红头发一个扒拉着沙发老往房间里瞅。

 

  ROY能让JASON心塞的事情很多,但是什么乱花钱啦乱喝酒了那都是小事情,真正让他差点气得心肌梗塞话都说不出的坦白说了却是一些外人看起来很搞笑的东西,就比如每次 JASON一有难了ROY就死皮赖脸的抢着上去担着,不管是无名和刺客联盟那点破事还是小丑搞事出来的幺蛾子都跟着掺和了,哭过笑过搏命过,结果人家自己一团糟的时候红头发往往拍拍屁股就风风光光一人上阵了,JASON还得从别人那里听来——这不搞笑么,他们本该勾肩搭背狼狈为奸携手共造新哥谭,结果自己室友和大鳄鱼那点破事还是夜翼碎碎念的时候不小心说漏了嘴捅出来的。后来ROY都登堂入室和某不讨人喜欢的亲儿子打过架玩过球了,JASON却还是只能眼睁睁看着军火库心焦不已不愿多言的时候,依旧是一个笑嘻嘻的面皮挂着对他轻声细语,关上房门又是新一轮的折腾自己。

 

  ROY,ROY是真的很多事情烦人,他该左思右想的时候从来都没心没肺,该没心没肺的时候就惊人的柔肠百折,明明搞发明有如神助,一落难了红毛狐狸就跟大狗子似的,谁给点肉吃就哼哧哼哧跟谁走了,狡猾永远甩不到点子上,急得JASON心急火燎的,哀其不幸怒其不争。

 

  但是这不妨碍JASON想搞他,年轻人嘛,一旦有了念想就容易烈火燎原,春风吹又生,所以JASON虽然在心底对ROY有万般不耐,但心到底还是软的,要花钱买东西就花吧,要喝酒就喝吧,再怎么折腾也好过那一脸万念俱灰不笑不哭啊。

 

  ROY对JASON的那点小心思怀抱着一种好像知道一点但是装作不怎么清楚的样子,说起暧昧的话题都是打个太极滴溜溜嚷着要吃东西要看电影打游戏,逼急了是有点慌慌张张,但到底还是宠着爱着,零食永远留一半,冬天里冷了也不忌讳裹着毛毯依依偎偎靠在一起,虽然没怎么做好要贡献屁股的准备,但是贡献苦力脑力生命力,抛头颅洒热血那是分分钟的事,所以JASON一时间吃不到嘴也是原谅他的。然而很多时候,在喜欢他的JASON看来红头发有些举动纯粹就是撩骚,比如拿着新玩具洗澡的时候掀帘子——不过金风玉露一相逢,他俩即便既不是金风也不是玉露,是两坨乱七八糟的年轻狗屎,就好在一个愿打一个愿挨,这么长时间居然也凑凑活活的过下来了。

 

  JASON吸口烟,ROY穿着一条粉色大裤衩就从浴室里蹦跶出来了,水蜜桃味腻乎乎的向整个走廊蔓延,当初超市里ROY抱着两大罐打折的香波走不开,结果他们一起用完了橙子味的,JASON就自己买了块肥皂搓身子去了,留下ROY一个傻乎乎的问那个沐浴液怎么恁么多呢用得忒慢,JASON就笑笑说用的慢还不好么,多省钱啊—— 其实他不太喜欢这味道,但是ROY洗完澡和他一起看电影的时候裹在睡衣里,整个人都香香热热,烟都盖不住的甜味钻到鼻孔里,JASON的少男心就会小小的荡漾一下,虽然只是一小下,但是那可是一天下来难得粉色泡泡氤氲迷人的时刻,你的小伙子终于不是汗臭交加满脸油污的机修工了(ROY试图让JASON把这个词改成发明家)你也搞完了事情打完了架瘫在沙发上准备享受人生,于是两个男孩子东拉西扯左顾右盼,一个心怀不轨一个哭笑不得,一把爆米花塞进嘴里含含糊糊的吐槽个电影,咔哧咔哧几下电影就完了,拍拍屁股睡觉抱被子去。

 

多好,穷是穷了点,但是妙在简单又幸福。

 

  工作是稍微惨烈了些,时不时就断断腿啊折折手,但是年轻就是年轻,大不了坐在家里消停个十几二十天,插科打诨过去了又是一条好汉。况且ROY那种间歇性多动症似的性格,要是没有及时出去溜溜弯打打架,坐在家里还接到绿箭电话了就等于是雪上加霜的神经衰弱,一不留神就拉着一堆酒瓶子往死里喝了,JASON骂也骂不得,绷着脸把吐得脏兮兮的地拖干净,傻逼孩子被浑身洗利落了就用被子捆好,搂在沙发上睡觉。

  有时候ROY伤心了就流几滴泪哽咽两声,更多的时候他脑子一懵就直接躺了过去。

 

  但是这么久下来JASON居然也被动的心甘情愿了,反正等他哪天脑子里绷的弦快断了还得靠ROY抱着哄着,死皮赖脸的说些好话,当年三个人红红火火的时候JASON话不多,星火也话也不多,结果等一出事了当和事佬的那个知心姐姐反倒是每周三悄悄溜出去看心理医生的人,没办法,人傻么,说的话也特别真诚,一颗心就敞在外面遮也不遮,JASON和星火看了别扭两下就用手捧着护起来,绿箭看不到了就拿把刀割开皮肉去看,ROY痛了也提着把刀要捅回去,可是他从来都不擅长用刀,败下阵来就咬紧牙关哀哀几声,揪着一颗流血的东西悉悉索索的锁了自己。

 

  JASON以为这样的生活至少会持续长一点的时间,至少现在他依旧这么认为,ROY看电影看得困了四仰八叉的倒在沙发上,小小的鼾声从喉咙里溜出来跟小猪仔似的,JASON看着看着就去捏人家鼻子,对方紧闭着眼睛从嘴里发出一点软糯的哼哼, 你看,他们多么年轻,JASON TODD 刚刚过了他的20岁生日,ROY送了一把老牛逼的改制枪给他,JASON一边说着休息的时候还想着工作不好不好,转眼就在卧室里啪啪啪的打碎了房东丑得惨绝人寰的花瓶,那周就连抱怨ROY在浴室里唱歌难听的音调都是清脆腻人的,他们一个拿着弓一个拿着枪在手机里面存了一打臭美极了的相片,JASON一副大爷我不跟你同流合污的样子,可是最后还是暗搓搓的把几张ROY照得好看的给留下来了,后来,后来JASON都不敢打开那个手机。

 

 

  曾经他想着,管他呢,ROY再怎么一塌糊涂自己再怎么顽固不化,只要两个人一起就是好的,后来他看见ROY喝醉了一副烂泥扶不上墙的样子就觉得不仅仅要在一起,还得把他照顾好了,养得快快活活白白胖胖了再不会买醉掉眼泪,时机成熟了就一口吃掉,滋阴补阳延年益寿。可是,可是到了最后,JASON见了ROY满脸的血眼睛肿得要爆开可还是执拗的挡在自己面前就不再念着想着了,他在贴着那个傻逼耳朵说话的时候心里嘀咕,他要走就走吧,恨就恨吧,就算是一脸万念俱灰不笑不哭,也好过人就那么死了没了,剩下一屋子的惆怅让他揣着,那还不如就这么分开,他JASON TODD 什么都不怕,就是怕了那点小小的在乎的人啊,突然有一天就陷没在哪个角落看不到了,他生多大气也没什么用,吼多大声也没个回音,拳头打在棉花上,不管多大的力气,对面永远都空空荡荡了无尘气,就像他妈,就像他生命里的许多人,他不想ROY这样,他不想。

 

 

 不过这个时候又能发生什么呢,一切只是他们相处的时光里几多平凡的一天,廉价出租房里他们排排坐在油腻腻的沙发上,JASON搂着ROY,ROY靠着JASON,茶几里放着没吃完开始变软的薯片,电影演到了最后就是一个中年男人一群人面前在激情澎湃的演讲,好多电影的最后都是一个男人激情澎湃的演讲,可是ROY不喜欢这个,JASON也不喜欢这个,所以他们一齐睡去,快熄灭的烟圈旋转上升,一个金发碧眼白白胖胖的小男孩在里面腾云驾雾,挥着翅膀洒下一地红红粉粉的花瓣,他射箭的技术不好,但是射中了人会很疼——离房子很远的地方有人悠悠的唱歌,我多希望那是永远啊,唱的人和着拍子在坑坑洼洼的石板路上转着腔,今天天气很好生意不错,虽然夜空一丝星月也没有,不过并不碍着他加快步伐小跑进拐角,闻着饭香开始期待明天的味道。人们打量着这一切,现在的世界是个臃臃肿肿的胖子费力蹬着车轮,没有谁真的会被命运碾死,怪可怜的,怪可爱的,只不过轮子转起来了,就到底回不去了。

 

  仅此而已,仅此而已。

 


查看全文

星间飞行(PART.1)

画风神经病预警//小杰鸟是个刚刚单飞的走私贩//红双喜互不相认设定





嗒嗒嗒。




JASON TODD醒来的时候,身边躺着一个裸男。

 

他眨眨眼睛,被明晃晃的蓝光照得头疼,那些冷清清的粒子从破破烂烂的窗户上撒下来,映得身边男人的红发有些发紫——JASON想起身,刚撑着手就嗷一声坐在地上了,他低着头瞅瞅自己的肚子,被绷带捆得严严实实,一点点红色从边缘渗出来,冷光一照,跟中了剧毒似的。

 

那男的也还是没醒,抱着一大团脏兮兮的衣服睡得正香,JASON打量他,包括对方绿得有点浑浊的纹身和没被裤头包好半露着的白屁股,口水蹭在手臂上,流得没羞没臊,很是年轻。

 

他憋憋嘴,摸了摸衣袋,帮他的那个地球佬还算亲切,烟和打火机都好好在兜里,JASON叼了一根在嘴里,怕把条子引来没舍得抽,但是他都是一个这么忧郁的小伙子了,能嘬嘬烟草味也能让感觉不那么糟糕呀。

 

 

趴地上的小年轻看着是要醒了,他翻过来,眼皮颤动了两下,光裸的身子亮得刺眼,呜呜嗯嗯,他念叨着,把手放在脑袋上,周身飘来一缕缕腐烂的酒味——JASON看着他睁开眼睛,翠色的眼睛对上自己,就眯成一个傻乎乎的缝:

 

“哟,”他捂着脑门,嗓子有点哑,但那语气总归是轻薄里带点和善的,

 

“你可总算醒了。”

 

JASON听到母语就多多少少放了点心,他把那个湿哒哒的烟头甩在地上,挑挑眉毛算是打了招呼。

 

 

等那个红头发磨磨蹭蹭的穿上衣服洗了把脸,他被扶到一个显然没电了的控制桌板旁边,屁股下是开了线的旧沙发,那些本该雪白雪白的记忆材料被污垢染得黄黑,但总归有什么东西拖着他的腰了,他放任屁股沉溺在那堆绵绵的纤维里,手痒了又想拿根烟嘬着,红头发光着脚走过来,端给他一杯用量杯捧着,闻起来就像下水道烂泥的咖啡,看到JASON坐立不安的脸就笑着说这里被全息盖着呢,爱吸吸。JASON瞅了他一眼,捂着手点了火。

 

“你还长得蛮可爱的嘛。”那个红头发的看起来一点也不着急,他慢悠悠的翘着腿喝了一口蒸馏瓶里土色的东西,JASON不知道他是怎么面无表情的灌下这么滚烫的泥浆的,他低着脑袋慢慢吸着烟,对方看起来并不想一个穷凶极恶信口雌黄的强盗,但是他还是在心底盘算着要是自己被图谋不轨是应该先扭折手还是先绊断腿,那和善的刺客把枪打在肚子上,裂了重新缝缝就好,不碍着打架。

 

“居然可以在这种垃圾堆里看到地球人——我是说,我昨天拉你回来的时候可被吓坏了,你知道在暗处有一个那么红彤彤的大桶躺在地上多么诡异么,这是地球的新风潮?原谅我几年没回去过了——你想不想去找医生?我不怎么专业,但是对这片地方熟得很,有一个泰蓝人对这种伤特别在行,在医疗床上滚滚你就活蹦乱跳啦!”

 

“不。”JASON眨眨眼睛,想着这呆子话还挺多:“我不找不熟的医生。”

 

红发的愣了愣,低下头又喝了口咖啡,“随你便?”他扒拉着自己垂在肩上的发丝:

 

“那你现在打算怎么办?”

 

JASON觉得如果现在他把这个桌子掀翻再用枪托揍翻对方的下巴应该不是难事,他暗暗篡紧了自己的拳头,那红发看起来异常的没有戒心,喋喋不休,可是这个世界上总归还是需要一两个倒霉蛋,而因为一些显而易见的事实,JASON从不希望自己会是其中一员——这个想法可以归结为他不愿意再重蹈覆辙,他捏捏自己的大腿,枪托还在那里,透过束带传给他一丝暖意。

抱歉了,他暗暗的想着,时间紧迫。

 

“我能去厕所么。”他眨巴着眼睛,努力把语气说得清纯无辜,那光裸的脚跟离他那么近,足够在一瞬间的混乱被自己的军靴绊倒——保险已经去掉了,对方笑起来,绿色的眼睛弯弯的,半张脸藏在长发的阴影里勾出一点蓝线:

 

“当然可以,当然,我的男孩,”

 

他的嘴巴像把镰刀似的弯起来,JASON紧绷了身体,发现一些小小的,圆滚滚的机器人正在攀岩他的后背——

 

“不过我要是你,可不会在没找到厕所之前就对自己的恩人扣下扳机。”

 

 

 

 

JASON TODD带着沉重的心情接过了对方递来的一卷厕纸。

 

“这根本就不公平。”他艰难的把带着镣铐的手往自己的屁股上凑:“我要想杀你早下手了。”

 

带点笑意的声音从厕所门外断断续续的传来:

 

“所以我该为你留我一命而感谢你咯?”

 

至少不是像现在这样,把我铐起来,日夜都跟着些会放电的傻逼小飞球,连上厕所都扯着腰。JASON懒得说话,把手放进真空仓带了一手的消毒液从小隔间里出来,他的枪在那一场准备不充分的混乱后被没收了——“我觉得你养伤不是很需要这个“

 

红发的家伙摇头晃脑的把他放到了一个圆形机器人的凹槽里,那东西扑腾着敦敦的白色机翼飞走了,一边飞一边“WEEEE,WEEEEE”聒噪得恼人。

 

 

“听着。”他在红发小子的视线下重新坐到了控制桌板旁,“我不是有意要伤害你,但是你从路边救我,什么要求都没有提,而我刚刚被人捅了一刀,你得知道这很难不让人起疑,你知道我……我不是什么受警局欢迎的人物。”

 

“听起来真有道理。”他抱着双臂靠在桌子上“你确实是。那个嵌入式的自由护照根本就查不出什么来,而我想要进一步访问数据库的时候居然被告知你的资料受到高度保密——一个声称自己不受警察局欢迎的家伙居然受到警察局的资料保护?”

 

他细细的绿瞳仁眯起来:“你可真是扑朔迷离啊宝贝,我都开始期待会发生些什么了。”

 

事实上他也期待不了什么。JASON冷淡的想着,布鲁斯的势力有的时候反而会变成一种阻碍和昭示,他早就已经跟那些城市治安保护从业者协会没什么联系了,然而这种连案底都难以查到的不透明却像个老伤疤一样一直保留着,让他很难真正潜入到幽深的黑暗里去,还会在面对质疑的时候格外麻烦。

 

 

“你能期待的事实上只有一小笔钱。”或者被我挣脱出来揍一顿。他不耐烦的皱着眉头,话只说一半。每次一回想起那些乌七八糟的事情就会让JASON的心情变得格外烦躁

 

“你得知道,我刚刚单飞,从一个很不怎么样的上司手里。这些东西由他打点,我想他大概只是忘记更新数据库了吧。”

 

 

红头发意外的没有刁难他,他直直地盯着JASON的眼睛,仿佛在掂量对方的话里到底有没有真诚的部分,又或者,他只是单纯的在发呆而已,在他弯起的眼睛里有些晦涩不明的东西遮遮掩掩,即使他乍一看真的就只是那种会睡在大街上败絮其中的滑板男孩——但是在无足轻重的笑容下面JASON清醒的知道对方显然不是个面对威胁手足无措的毛头小子——相反,JASON很不愿意承认这一点,现在的境况来看他似乎才是受人摆布的那个。

 

 

“从地球到卡戒星际港需要一个有能力进行中距离跃迁,配置曲速引擎的飞船,”他反身坐在凳子上,手里揣着一根不知从哪变出来的箭头;“说实话,你的老板对你不错。红头罩。”

 

JASON回望过去,无声的用眼神警告着对方,但这只是让对面穿着老头衫的红发青年露出了一个了然的微笑。然而红头罩依旧没有开口说话,他知道在一场不公平的谈判里如果某一方做出了让步那么另一方只会得寸进尺要求更多,所以在短暂的瞪视过后,对面玩着箭头的男人缓缓站起来,闲庭信步的靠近他,依旧没有穿鞋,脏兮兮的脚趾上面是被洗得发白的牛仔裤:

 

“不过既然你已经处于一种可悲的失业状态了,我想这应该是件双赢的好事情。”

 

JASON很想说明一下单飞和失业有着本质上的不同;但是对方看上去不为所动,他弯下腰,用一种鲜少能从他脸上见到的,严肃而探究的眼神瞅着JASON,他几乎都能瞧见那张因为紧绷而显得有些阴森的脸上一点点淡褐色的雀斑:

 

“你在乎我没有提出筹码,那这就是我的筹码。你看上去身手不错,今天晚上打扮一下,我们得去办点事情。”

 

“或者说,”他停顿了一下,那种玩世不恭的神情又回到了绿色的瞳仁里:

 

“帮我踢爆一些蠢货的蛋。”

 

 

 

JASON本来还说很淡定的,他陷在那块脏兮兮的沙发垫里,抽着烟看着那些情趣小球在自己的头上绕来绕去,就像迪士尼公主头上飞舞着的小小鸟,盯久了还有一点可爱——直到红头发穿着皮卡皮卡闪着亮光的金色皮裤从卧室走出来,JASON一时间忘了弹烟灰,他看着对方腰上那个镶满了水钻的金属皮带松垮垮的系在上面,裤子半垮不垮,目瞪口呆。

 

“喏,”他抱着一条同样镶着亮片的裤子和毛茸茸的外套,以及几根狗链那么粗的挂牌,和亮闪闪的戒子混在一起,一股脑扔在JASON面前:“捡你喜欢的穿上,小心点用。”

 

“你要杀的人是个异装癖?”他拎起那条大毛外套看了又看,红头发身上的那点亮片随着他走动的弧度一甩一甩,晃眼得很。

 

“这你就不懂了,”他往自己的头发上喷了点晶莹的彩纸,“卡戒群星的老爷们可喜欢这么穿了,我们要去的地方不怎么干净,当然还是得打扮得地道点”

 

JASON用手摸着手边裤子上滑腻的纤维,一排闪烁的光点顺着他手上的温度明明灭灭,裤缝上还印了小星星,亮紫色,明晃晃的,JASON一边摸,一边觉得自己有点头晕。

 

 

红头发把一面墙的全息调成镜面,左摇右摆的开始打理起自己的造型来,一边顺着大毛领子一边往发辫上扎了乱七八糟一大把挂饰,JASON试着把那条裤子套进自己腿——他一穿上那些生物材料就争先恐后的紧紧贴合住了肌肉,绷成一个奇怪俱乐部玩具男孩似的穿着。

 

“这些外星佬,”他骂骂咧咧“就不能稍微简单点。”

 

“习惯习惯,”红头发扔给他一个单片镜连着音频接收器:“行动的时候我会把平面图传给你,你我的位置随时更新,介于你刚下地就被闷棍了,还是别弄丢比较好。”

 

JASON接住,攥在手里,他看着那个现在打扮得就像一个嬉皮似的同伴,搜罗着各个角落把奇奇怪怪的小物件通通往毛领子里藏,这感觉着实很诡异——两天前他还是个独行侠,现在已经沦落到被胁迫穿着丝毫没有品位的怪异服装和来路不明的家伙团队协作了。

 

“你至少应该给我一个武器,”他揪着自己大衣上垂挂的矿石“就算现在我出去了又能干嘛呢,用皮裤杀人么。”

 

“放心,你会有的。”红发的笑笑:“只是在我把控好局势之前可不能让你把我弃之不顾。”

 

JASON翻了个白眼。

 

 

对啦,对面那个人走过来,你还要你的头盔么?他眨巴眼睛,那东西被我改了一下,装了不少好东西呢。

“随你便,”他抱着双臂满不高兴的站着:“反正也不差那么几个能认出我的人。”

结果一个金灿灿的东西被拿到了他手里,比夏日里冰镇的西瓜皮更加光滑冰凉,华丽高贵,分量十足。

还镶钻。

“不谢,我觉得他和你的裤子蛮配的。”

 

哦。

JASON说。那头罩看着他,他也看着头罩。

 

对不起了老伙计,他用手轻轻拍着,心里想它被折腾成这个样子就是蝙蝠侠也不能在第一时间确定自己真的就是红.头罩,他想象自己帅气不羁的坐在机车上,挂着一把光华夺目的狗链,背后驮着一个外置音响嘿!嘿!哈!哈!路过的每个少女都春心荡漾芳心暗许,快看!她们说,一个脑袋镀金了的灵魂猎手吔!

 

“好啦大帅哥,”

 

一个亮闪闪的红毛顶散发着像是土豆泥一般的味道花枝招展的走过来:

 

“是时候了。”

 

“等等,”JASON叫住他:“我该怎么联系上你。”

 

“你就把头伸到头罩里面,”他站在角落,一边往自己的脑袋上狂喷混合着煎蛋和甘蓝味的香水,扫描仪拂过那颗绿色的瞳孔:

 

“大喊,我需要支援,军火库!”

 

然后红头发一扯自己的衣服,它们就像飞鼠一样鼓胀起来,红头罩眼睁睁看着对方往三层楼不到的地面一跳,然后悉悉索索浮空上升,在卡戒星际港夜晚的两个卫星照耀下化作了自由自在的小精灵。

 

哦。

JASON说。

 


查看全文

突然觉得补子作为一个领袖要成长的地方还有很多,唯独就是不缺勇气和信心,而bbb离一个好的领袖那一点点的距离就是勇气和信心,但是他没有时间了(。)

其实我画这张图的时候,没有想什么重要的东西,大概也就是JASON反身扑过去把ROY摁在沙发上撸他的耳朵毛和尾巴而已,没有什么不可描述,没有(把幻肢揣回裆里

真的太美了全程窒息脸……

【归档】这里是智障头的红双喜存放处。

1.灰烬海


分级:NC-17

配对:JASON/ROY(斜线有意义)

警示:OOC,为搞而搞。啰嗦。


简介:一场并不愉快但很平和的分手操。


摇摇晃晃的破车


2.基本戒断法


配对:Jason / Roy(斜线无意义)

分级:PG-13

警告:智障

 

简介:就算是一穷二白的雇佣兵也是要过假期的。


正文


3.   喜相逢


配对:Jason / Roy(斜线有意义)

分级:PG-13

警示:很智障


简介:两位年轻二五仔共处一室的时候总是能擦出奇异的火花。


正文



4.终结始于一个派。


配对:Jason / Roy(斜线有意义)

分级:PG-13

警示:无


简介:他们俩去了西伯利亚。天杀的西伯利亚。其中的某一个被冻坏了而另一个试图安抚他。


正文


5.热带菠萝


分级:NC-17

配对:JASON/ROY(斜线有意义)

警示:OOC,为搞而搞。啰嗦。


简介:累得不行的两个人在热得不行的安全屋来了一发


摇摇晃晃的破车


6.星间飞行


配对:Jason / Roy(斜线无意义)

分级:PG-13

警示:很智障,坑


简介:刚刚单飞的走私犯Jason todd 一下地就被打晕了。他在一个红发白痴的家中醒了过来。


正文


7.有关于一句道别


配对:Jason / Roy(斜线无意义)

分级:PG-13

警告:智障


简介:Jason捡到了一只小猫。小猫见证了一些事情。


正文


8.泡沫焗饭


配对:Jason / Roy(斜线无意义)

分级:PG-13

警示:很智障


简介:弓箭手的又一次失恋。


正文



























 











查看全文

西勒诺斯AU的ROY……来自群里GARRY太太的脑洞(.

真的没人玩一玩roy小时候好学生的梗么哈哈哈,成绩很好的高年级生和辛苦生活的修车仔jason(ノ≧ڡ≦)

"啊呀这位少年郎好生英俊呀"(捏捏捏


“……你这家伙真的是刚才趴在沙滩上嗷嗷叫的那个人么……”

© 神经头 | Powered by LOFTER